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阴阳师手游/鬼使中心] 一知半解

四鬼使中心

鬼使白黑&黑白童子,不逆,注意避雷


上两篇:1  2



然而不是连着的,当单篇看也完全没问题






00.



如果你的能力和别人相比,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那么,地府也就没有必要选择你。







01.


忘川河畔大片彼岸花盛开,仿佛染红了整条黄泉路。



白童子最近,有些心不在焉。

鬼使白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鬼使黑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反复看了他好几眼。

“什么……那小鬼也会开小差哦?我还以为……”

“不,倒不是训练的时候不认真。”鬼使白道,“只是,休息的时候,他好像心不在焉的,喊他几声也没反应。”

“在想黑童子吧?”

“我觉得不是。虽说他们以前就比较亲密,但……”

“我说,你是不是想得太多啦?”鬼使黑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人家又不是训练的时候不认真,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嘛。”


不,绝对是你想得太少了。

鬼使黑一向是这样的人,战斗方式很利落,情感却很迟钝。自己的感情可以毫不犹豫的付出,却对来自于别人的一知半解,更不要说是其他二人之间的问题了。


“黑童子最近呢?”

鬼使黑耸耸肩。

“完——全没有不同。”

鬼使白便点点头,不再深入这个话题了。


鬼使黑倒也不是粗心的人,只是黑童子在正常的情况下总是疏于表现,就算有异也难看出来。除非哪天不去找白童子了,这才是冥界奇闻。

然而,若不是黑童子的事,白童子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可想呢?






鬼使白的预感未错。

那日半夜,他房间的纸门被一股很轻的力量扯了一下。许是对方不敢发出声响惊醒其他人,隔着纸门喊了他一句“鬼使白大人”,便再无什么动静了。

他犹豫了一下,悄悄解开了门上的封印。

白童子小小的脑袋立刻从门后探出来,看起来有点不安。

“怎么了?”鬼使白招招手叫他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黑童子……他又做噩梦了。”

“‘又’?”


“嗯。这几天一直是这样,在睡梦中露出很痛苦的神情,还一直不停地挣扎,今天我终于忍不住,把他叫醒了。

“可是醒来以后,什么都不肯说,也不肯回去继续睡,我很担心,这样不好好休息的话,第二天训练是不行的。

“黑童子他……究竟梦见了什么?”



“难怪如此……你这两天一直都在担心他?”

白童子点点头:“我让他不要乱跑,想着鬼使白大人可能有什么办法,就跑来了。打扰您睡觉实在是对不起……”

“不,没事。虽说我没什么把握使他恢复,暂且跟你去看看吧。”

鬼使白身着里衣,放轻脚步,跟着白童子一起回到走廊尽头的房间。

白童子走在前,刚刚拉开纸门,便怔住了。

鬼使白按了下他的肩膀,刚要问“怎么了”,就听得周遭一片安静下白童子有些颤抖的嗓音格外清晰。


“鬼使白大人,黑童子他、他不见了!”








02.


“好啦好啦,你们小声一点!要是吵到别人休息,可是会被扔出去的。”

这话半真半假,但对小孩子绝对好使。白童子闻言微微睁大眼睛,连忙闭上嘴,一时真的不敢再开口了。

“他自己跑到我这,把我扑腾醒以后啥也不说,我还想去问你们呢。”


鬼使黑明显也是一副睡到一半被吵起来的样子,黑发散乱,呵欠连天,勉强整理了一下地板上的东西,给他们腾了块位置坐下。

这家伙睡相一直不好,房间里衣服武器也常乱放。鬼使白想起来,有一回鬼使黑短刀忘记收进刀鞘,就这么卷在铺盖里睡了一宿,居然完全没发现,不知该说他幸运呢还是什么好。


听白童子说完,鬼使黑露出了然的神情。

“什么,原来只是做了噩梦而已啊。”

黑童子依旧皱着眉,很难过的样子,却始终缄口不言,不肯说自己梦见什么。

“你啊,没能救他对不对?”

黑童子睁大了眼睛。

“只是梦里的你而已,在那边担心个什么劲啊。那小鬼不是好好的在那边嘛。”

这时白童子才有点醒转,轻轻握住了黑童子的手,悄声道:“黑童子,你梦到我了吗?”



那小小的身躯下压抑着极度不安的精神,却也隐藏着强大的力量。

他很难控制,因为他总会回想起那天,一旦想到就会焦躁不安。

他本以为自己没有遗憾,但他没想到白童子会同他一道。

白童子为什么要哭?

他不该哭的,他是那么温和善良的人,也很坚强。

我为了救你,做了坏事。

但我不是错的。

白童子才不恶心。

我该下地狱。

那是自从听到你说想自告奋勇去祭山神的时候,就决定好的事情。


他们两个被带来冥界的时候,似乎都保留着记忆。

但是……

灵魂已经残缺不全了啊。

一个原本的灵魂已经被吞噬殆尽,精神不稳,双眼茫然无神,没有焦点,没有意识。另一个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擦干净,抽抽噎噎,看起来也相当弱小。

这样子的两个小鬼,被拉来当鬼使吗?

勉强对半而分,拼拼凑凑才集成的灵魂,并不强大,并不坚定。


“他都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个样子……不,我还是不要说了。”

白童子曾经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鬼使白自然十分宽容,点点头对他说好。

“还是那句话,等你想说的时候,我们随时是你倾诉的对象。但在那之前,我们是不会一个劲追问不休的。”

“谢谢!我会克服缺点好好努力的!”

“缺点倒是没有,只是这种爱担心人的性格,虽说不是坏事,但有时也令人十分无奈啊……不,没什么。你还是保持下去就好了。这不是批评的话,所以用不着感到抱歉。”

你也已经努力很久了。




总算哄两个年幼的鬼使乖乖入睡,看到连黑童子也安心地闭上眼睛,鬼使黑替人掖好被角,长出了一口气。

鬼使白轻声道:“其实你说不定,挺会照顾人的。”

“我从小就一直照顾你啊!只是你忘了。”鬼使黑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


“其实啊,你要是做了噩梦,也可以来找我,半夜叫醒我也没关系,要求一起睡也可以。”

“不做噩梦就不行?”

“嗯?”

“没什么。”鬼使白在纸门前同他挥挥手算作告别,“好梦,鬼使黑。”







03.


次日,地府正殿。

阎魔身处云雾缭绕的中心,阴森的鬼面被她拢在手心把玩,开口语调慢悠悠的,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冥府并非没有规矩,昨夜夜半为何高声喧哗?”

两个年幼的鬼使已经把头深深埋了下去。鬼使白在心里叹了口气,刚想开口解释,鬼使黑便抢先一步辩解道:“我们没高声……”

阎魔未语,站在她一侧的判官已经忍不住喝断了他。

“还敢狡辩!昨夜子时,尔等四人引来注目,集聚一室,意欲何为,不准质疑阎魔大人的判断!”


“唔。”

阎魔慢吞吞地发出个音,半赞同不赞同的样子,换了个姿势在云上坐着,托着下巴看着座下懵逼的四人。

此地既无外人,阎魔便纵容他插话了,原本正式的审问其实是不得插话的。就算鬼使黑冥府规矩半条也背不熟,也在心里直犯嘀咕。他看了一眼旁边人,鬼使白心说其实我也没想好要说什么好,再说也是狡辩,两人在座下互看一阵,黑白童子更是不敢言语。


阎魔刚想开口,鬼使白忽然往前一步,深行一礼,开口便道。


“错在我。夜半扰人原因暂且不提,已然有错。虽喧哗的不是我,但责任在我没有教好,应当受罚。”


阎魔自然公正,不会罚重,但黄泉之地,本就无罚可罚。若是死魂便流放,若是活魂便打入十八层地狱试炼。若是摊在小孩子头上这还了得,从没见过十八层的可怖,虽说他们现在罪状不大,顶多去极轻的几层,一路上也得吓个不轻。

这可不行。


“等一下!”鬼使黑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一下子急了,“别罚他啊!这家伙绝对好好教了,罚我行不行?”

黑白童子更是没料到鬼使白忽然背锅,又不敢开口求情,只好把头埋得更深了。

阎魔不禁勾唇一笑。

鬼使白这家伙,也开始变成他口中的“多管闲事”了啊……

她觉得有趣,忽然托腮笑道:“汝等可知,‘夜深人静,不得喧哗’乃冥府规矩的第几条?”

“阎魔大人……”

“你别答。”阎魔抬手示意,“吾听他们答。”


即使鬼使白生性认真,到底也没那么教条主义,哪里知道究竟是第几条。其他三人就更一问三不知了,面面相觑,半天鬼使白才道:“不知道。”

“那好,吾便罚你们抄写《地府守则》。”

座下的四人:“……”


鬼使黑忍不住道:“搞什么,不是十八层地狱试炼?”

“你们想去?那自然也可以去。”

阎魔说罢,发问者立刻露出“饶了我吧”的表情,不由得心情大好。


“判官,吾的判决,汝意下如何?”

“在下……”

“吾意汝已明了。总结吧。吾先退了。”



他想必是明了。

汝等四人可明了?






04.


“阎魔大人有令,地府规矩不可疏忽,汝等一罪夜半喧哗,二罪狡辩,三罪质疑阎魔大人的判断,四罪跟阎魔大人讨价还价,五……”

鬼使黑耐着性子听着,满脸的“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鬼使白赶紧眼神示意他,人家判官也有一个字不知道当写不当写,他一个不高兴糊你脸上就难办了,能不说话还是不说话了。

“……因此,罚汝等四人抄写《地府守则》,每人两遍,不得有误。”

见他终于说完了,鬼使黑忍不住道:“这么多罪怎么才两遍?”

判官应该是想瞪他的,或者白他一眼,然而素绢遮眼,实在是看不到表情。

“再加一条,怀疑阎魔大人所判太轻。加罚,罚尔等四人前往炼狱十八层观看处罚,未看清楚不准回来!”

鬼使黑:“……”


好了。

自己作出来的。

就知道有十八层地狱的事儿。

……等一下,观、观看?




他还想问点儿什么,鬼使白赶紧一把拉住他,眼神示意,光速领罚。


你还不明白么?

我总算……已经明白了。

阎魔大人和判官大人,想要做什么。

白童子只是半夜大声点说了句话,不觉得这样很小题大做么?

阎魔会做出这样不公正的事来么?


是她故意的啊。

她想让黑童子和白童子看看啊。

我们地府,是如何审讯的。

是如何罚人的。

地狱十八层,也让他们去见见。

生前不善良之人,死后将会受到如何残酷的刑罚。


让他们也知道吧。

他们已经是地府的一员了。

这可是必须的啊。






05.


鬼使黑抄了两行,觉索然无味,又搁下笔来,在房间内乱转。

鬼使白手上不停,嘴上警告他:“样本就那一册,你若不抄,等一下我们翻页了。”

“知道啦。他又没说期限,就说我抄得慢还不行嘛。”


他又折回来拿起细毫毛笔,却不写字,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

鬼使白还是埋头抄,又道:“人家判官的东西,你别乱动。”

四个人四支笔,虽不是勾勒生死的判官笔,但确确实实是判官的笔。就他笔多,大大小小约莫上百支,每支附有灵力,蘸一次墨便难消掉,幽幽的墨汁凝聚在笔尖,无意甩洒挥落均不会沾上墨迹。若是规规矩矩地书写,甚至能感觉心意互通。

当然,最后一句是判官说的。他们四个人半点感觉也没有。判官一直声称笔墨纸砚各自有性,待它们比待谁都亲,也是难以理解。

不知道阎魔是不是也觉得无奈呢。


鬼使黑在这边不务正业,两个年幼的鬼使倒是勤勤恳恳,奋笔疾书,两个小脑袋亲密地凑在一块儿。

“黑童子,你抄慢点。”白童子悄声说,“我抄快点,你剩下的一遍我来抄。”

黑童子不说话,手下抄写的速度却更快了。



一不留神,写错一笔,黑童子愣了愣神,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那张纸。

“啊,都快抄完了。”白童子凑过来看看,“撕掉重抄太可惜了……就涂掉重写吧,我觉得,嗯,阎魔大人不会检查这么仔细才对。”

“你们啊,想什么呢。可别想钻那老太婆的空子。”鬼使黑总算规规矩矩开始抄了,听闻此言,往两人脑袋上各自不轻不重地打了一巴掌,“她可是什么都知道。可怕得要命。”

“诶……”

“她啊。你们可得好好尊重她。”

黑童子和白童子:“……”

你看看你自己对人家的称呼,还让我们尊重人家?

“哎呀,啧,就说你们别闹,我也抄错了!”


他们在那边说话,鬼使白抿起嘴唇,专心抄书。

然而抄着抄着就思路走偏,等到回过神来,面前纸上已经写了好几遍“鬼使黑”。

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唉。

他把眼前这张纸慢慢折起来,放到鬼使黑方才也抄错揉成团的那张纸旁边,想着等会儿一起去扔掉。


黑童子沉默地抄着,白童子边抄边偷偷看旁边人一眼。

然后,鬼使白慢慢把视线移向鬼使黑。

这人连执笔的姿势都不对,却还是勉强耐着性子写着。

明明不是坐得住的性格啊。




他在其他三个人都不会发现的死角,慢慢拾起鬼使黑抄错的那个纸团,摊开折好,收进了怀里。






06.


“这两个小鬼……难道和我一样,没有喝孟婆汤?”

“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鬼使白道,“虽然很痛苦。”

鬼使黑了然地点点头。

“这也难免嘛……”



虽然回忆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但我为了认识你,还是不愿意遗忘。

为了记得你。



“你就没想过,万一我不是你弟弟……”

“好啦,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不会错的。”



上述对话,进行过不止一次。


哪怕你现在的名字叫鬼使白。

那又怎样,我也可以叫鬼使黑啊。

一脸坦然的说出那样的话,总是令鬼使白一点反应也做不出。



你究竟是为什么,才会为我付出?

你和我尚在人世的时候,发生过什么?

我喝下孟婆汤之后,忘记的……究竟是什么?


眼前这个人,成为鬼使之后由赤色包裹着的金瞳,是他认识的吗?






07.


“鬼使白大人好像有心事呢。”

黑童子原本在专心地盯着前方,晃着腿儿,闻言转过头来,随后摇摇头。

“不,倒不是说他在指导我训练的时候分心什么的。”白童子托腮道,“只是,平时似乎常常一个人陷入思考。”

“哦……”

“鬼使黑大人有什么异常吗?”

黑童子又摇摇头。

白童子回想了一下这几天的相处,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这样啊……不过,既然他们平时对我们这么好,如果有烦恼的话,希望我们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黑童子“嗯”了一声。

“黑童子你啊,最近已经不会再做噩梦了吧。我会陪着你的哦。”






08.


那张纸上面写着“月白”。


他屏住呼吸展开鬼使黑抄错的那张纸,看见那上面写着月白。








END.



不知道鬼使究竟需不需要睡觉,就私设当做地府大家都需要好了……

这篇很容易看出来我厨判2333






  236 9
评论(9)
热度(236)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