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追人谁不会啊

又是很奇怪的设定……

说起来,我用刘邦的时候如果对面有韩信,我立刻丧失一半战斗力

但如果用韩信的时候对面有刘邦,我会极度兴奋全场追着他打

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00.

 

“如果给你个机会,可以跟喜欢的人从不熟到熟悉,差不多像面对面一起吃饭这种关系,但代价是一辈子都拿不了一血,你愿意吗?”

韩信想,当然愿意。

虽说他那时还没有喜欢的人,只是觉得一血并不算什么,不是值得拿来交换的东西罢了。

无所谓的才靠缘分,喜欢就要去争取。

 

 

 

 

 

 

01.

 

坦克摊位的看板个个人高马大,刘邦这种体型显得尤为格格不入,被挡在后面倒是乐得清闲。

 

他应该不算是特别显眼的一个,却叫人一眼就瞧见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盯着看了许久。眼尾很长,鼻梁很挺,垂着眼睫的时候五官看上去很柔和。刘海末梢有一点翻翘,后面偏长的发丝挨到脖颈,显眼的银色耳坠微微摇晃,衬得整个人很白。

韩信盯着他看的时候,这人正百无聊赖地拿指尖勾住发梢,微微一扯,发丝又一下子卷回去,如此反复,随后他终于注意到韩信的目光,第一反应是立刻往左右看看有没有人能替他应付一下,过了两秒才认命地迎上那视线,摆出官方却依旧好看的笑容。

“有事啊?”


韩信问:“你们有没有宣传册?”

“有,但我建议你还是别看那个。”刘邦叹气道,“不如看看我,我是这里长得最好的。”

韩信观察了一下他的脸,点头道:“这倒是。”

“你认真的吗?”刘邦原本是随口一说,反倒被他逗笑了,“你吃不吃糖?”

没等他回应,刘邦自己先很不矜持地几下拆了糖纸,咬着糖块含含糊糊地说谢谢你夸我。

“你是刺客啊,难怪全场在跑。好像就你们没有固定摊位,找起人来特别难。”

韩信忽然自我介绍道:“我叫韩信。”

刘邦似乎被他严肃的神色感染了,不由得正色道:“哦,我叫刘邦。”

韩信继续道:“你要是想找我,可以发消息给我。”

他一副坚定神情,刘邦只得摸出手机加了好友,顺口调笑道:“就因为我长得好吗?可你也挺帅的啊。”

韩信觉得自己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加完刘邦,顺手一刷新,关注的谁不久前刚更新了一条动态,韩信还忘记给此人打备注,完全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哪位。

动态的文字内容很短,附带的图片却有几分眼熟。

装糖的包装袋一角被紫发的君王压在指尖下面,发丝被他自己弄得有点乱。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反倒比较善良,冲人一眨眼睛露出笑容来的时候,看起来像个讨人喜欢的魔王。

下头有条评论来自刘邦,装模作样地指责那人偷拍也不知道p一下,随后当然遭到了严肃的反对。

韩信点进发图者的主页,一直从头翻到尾,才终于想起来,这个他忘记打备注的朋友,好像叫张良。

 

 


 

 

02.

 

韩信有点愧疚,因为他不仅忘记给张良打备注,还差点忘了他长什么样。

他们先后进了王者峡谷,因对局而互加,一度关系还行。张良还问过他要不要趁官方集会见个面,但反正刺客也没有摊位,韩信记得当时自己的回复是,有缘总能遇到的。

结果他完全把这事忘记了。

 

亏得他们打野游走,法师摊位面前门庭若市。

“你好友里边,有没有一个叫刘邦的?”

“有。”张良点头,“怎么了?”

韩信含含糊糊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倒是张良一下子福至心灵,道:“你喜欢他?那我发消息叫他过来吧。”

 

韩信一句“不用”到了喉咙口,强行被打回了脑海深处。

“那先谢了。”

对方点头道:“他还没回,你先随便转转。”

 

张良真是太上道了。

但张良大概也就以为他跟刘邦有过一面之缘,可能是在哪一局里正巧被刘邦救过,也就是想当朋友的那种喜欢,才会把“你喜欢他”这四个字说得这么自然流畅,不带一丝顾虑。

又不是想当恋人的喜欢。

 

算了,反正韩信自己也分不清楚。

 


 

忙到刺客阵营提前收摊,韩信才终于想起来张良答应过他的事。

翻出手机没见任何消息,深觉受了欺骗,忿忿地发了一句过去:“不是说帮我叫刘邦吗,我这边都完事了,刘邦呢?”

对方欲言又止发来一串省略号。

 

好在对方立刻补救道:“有事耽搁了,很抱歉,拍张照片给你谢罪?”

韩信心想一张哪里够,又觉得不能太得寸进尺。再说他方才都见过刘邦了,不算太残念,于是表示欣然接受。

张良很快依言照做,韩信以为又会是张角度奇怪的偷拍,刚想深刻地谴责一下这种问题行为,却没料到传过来的是张自拍。

刘邦的脸离镜头很近,近到他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右键保存。

明明几十分钟前才刚见过刘邦,只是没有这么近,几乎叫人误以为他正注视着自己。这人拍照时特别喜欢右侧偏上一点的角度,从这个位置看,偏长的刘海非但不会遮住眼睛,还显得睫毛纤长五官深邃,笑起来唇角的弧度也更明显。

 

韩信看了很久,才终于僵硬地回了句“谢谢”。

他觉得自己非常嫉妒张良的手机。

 

张良对此毫不知情,道:“没事,我们这边都快结束了,要不要顺便一起吃饭?”

过了许久韩信才问上一句:“刘邦呢?”

“他当然在。”张良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但反正他是不会请客的,你要是介意或者有约了就算了吧。”

韩信迅速回复:“我在门口。”

 

他想,他可能真的一辈子都拿不了一血了。

 

 

 

 

 

 

03.

 

“你们追过人吗?”

赵云和李白异口同声:“没有。”

韩信凛然道:“要你们有什么用。”

二人:“……???”

李白不服道:“这题我虽然不会,但我被人追的经验很丰富。”

韩信冷冷道:“他们追你不是因为喜欢你,是想打死你。下一个。”

李白:“……???”

“其实,长得像我这样的就选择直接说,根本不会被拒绝。”李白叹息道,“你的话,还是稍微有点差距。”

韩信:“……???”

韩信横眉冷对千夫指:“闭嘴。”

 

 

 

 

 

04.

 

教廷背景的剧情很快就要开拍了,刘邦身担二职,肩负重任,却被告知穿吸血鬼服饰的时候必须带妆,立刻为此争辩,原本这对翅膀已经叫人行动不便了,张良见了都沉默,如今还要加上此等麻烦,真是天怒人怨。

张良虽然表示不关他事,但官方总算给予了妥协。

顺便被告知了一个消息,背景剧情里原本包括的一段打斗场面,如今对战对象换人了。

刘邦问:“换了谁?”

对方道:“韩信。”

刘邦:“……”

 

刘邦惊得整个人往前一挪,不慎被化妆师一刷子戳进眼睛里,当场泪流满面,画到一半的上睫毛瞬间糊在了下眼睫,十分之凄惨。

一旁被高帽子压得抬不起头的张良怜悯地抽了两张湿纸巾递过去。

 

刘邦欲言又止:“他一开始不是只有两幕剧情吗?”

“对,好像是他之后主动换的。”张良接道,“你同韩信产生了什么芥蒂吗?”

刘邦随口道:“那倒没有,我只是怕他犹犹豫豫,手下留情,演不出敌对的气氛。”

张良:“……”

张良重新斟酌语句:“你同韩信发展了什么感情吗?”

刘邦:“……”

 

刘邦顾左右而言他:“我还怕我自己下手太重呢,虽然伤害低不能拿他怎样,但毕竟他人还挺帅的,万一伤到脸怎么办?”

张良一句“上次他承认了他喜欢你”到了嘴边,终于又咽了回去。

 

 

 

 

05.

 

韩信按照剧本所设定一般伸出手去,刘邦冲他眨了眨眼,右手搭进他掌心,缓缓吸一口气,重新呼气的时候已经连眉梢眼角都弯了起来。眼睛没有看镜头,而是略偏一点落在他身上,被灯光照得微微眯起,染唇液被蹭得有点花,倒真像个饱受摧残的吸血鬼。

 

“很喜欢你。”

刘邦似是没听清,却也不能在镜头面前直接凑过来,只得维持着原先的姿势,唇间挤出一句极轻的询问:“什么?”

韩信却不说话了,目光终于从他身上移开。

 

 

 

最终教廷背景的剧情还是拍得十分炫酷,直到拍楚汉剧情为止,刘邦就再也没什么重要的事要做了。

 

但韩信就不一样了。

没过两天刘邦就惊奇地听闻,韩信在录制街头霸王背景故事的时候,真的把自己给打伤了。

收获工伤休假两周,剧情停拍,半个月内不得参战。

韩信为此据理力争,但他毕竟没有刘邦会说话,所以官方拒绝妥协。

 

刘邦见到他的时候韩信还没来得及换掉衣服,明黄外套被卷起一只袖管,手臂缠了绷带,横七竖八贴着胶布,服饰上的星形图案依旧闪闪发亮。

刘邦觉得十分稀奇:“怎么搞成这样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认真打啊。”韩信委屈道,“他们要求打得激烈,我想打得帅一点,各取所需而已。”

唉,这人也是真可爱。

 

韩信不服气地继续道:“但半个月也太长了,我又没伤到腿,明明还能跳。”

刘邦道:“你又不用腿打蓝。”

韩信:“……”

刘邦想了想又道:“况且这时候,我不是应该喜极而泣地说一句‘幸好没伤着脸’吗?”

 

韩信沉默一阵,道:“你也出一套配套的就好了,你要是在,我下手肯定有轻重。”

刘邦不以为然:“谁要啊,我才不上街头打架,当然是等着你打完回来跟我汇报了。”

韩信心里微微一动,刚想说话,又听刘邦兀自接了下去:“或者负责去医院替你结账。”

韩信:“……”

 

刘邦忽而轻声道:“你说完喜欢就没有什么后续吗?比如在一起什么的。”

韩信沉默了一下,道:“我可以补一句认真的。”

于是刘邦很满意似地点头笑道:“那我就算答应你了,谁叫我人好呢。”

“刘邦。”

他只喊那么一声,紧接着刘邦拿指尖轻轻碰一碰他贴着胶布的伤处,问:“疼不疼啊?”

韩信认真道:“不疼。”

“我还等着你说疼,然后我说亲一下就不疼了。”刘邦刻意正色道,“你考虑一下要不要重新说。”

韩信不说话了,很快唇上挨了一吻,刘邦还是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近在咫尺的眼光融成紫盈盈的一湾,尤其好看。

 

 

 

 

顺便说,韩信至今也不知道,刘邦不仅很早就注意到他了,还立即发现了他同张良认识的事实,逼着张良更新了几百年也没更新过的动态,成功反套路了想追自己的人。

不过刘邦毕竟很没良心,是不会有什么愧疚感的。

 

 



06.

 

韩信其实也没想过刘邦会拒绝他。

大概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不算告白……不是,超级自信吧。

 

 





END.


真搞不清楚你们谁追谁(不

这两个人是真的可爱!




  114 25
评论(25)
热度(114)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