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黄别]好好听我唱的歌

我也没想到,时隔多日我又写黄别了……

 

请大家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吧.jpg

 

 

 

00.

 

我想用我最快的速度告诉你我喜欢你。

也想用我最慢的速度告诉你我爱你。

 

 

 

01.

 

退役之后的职业选手非常清闲。

黄少天和刘小别联机打双人闯关游戏,差点因队友互相伤害而绝望。之前他们都打过单人模式,没什么太难的操作。双人模式需要配合,刘小别很少跟他当队友,哪怕已经双双退役,打起游戏来恐怕也得习惯性互坑,倒是增添了难度。

 

比如,自从打了这游戏,黄少天就常常告诉自己,两个人既然相爱,那就是要互相包容。

不然刘小别这么好,万一跑了怎么办?

 

 

选角色的时候已然产生争议,黄少天选的人物刘小别一个都看不上,认为黄少天只有在当初玩荣耀选择剑客的时候擦亮了眼,除此之外审美十分偏颇,令人无法认同。

用黄少天的话来说,虽然不是剑客性恋,但剑客容易出帅哥啊,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这个,哦,还有这个,放技能好看。”

刘小别的视线随他指的方向移来移去,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道:“你也太不专一了吧。”

“游戏而已,只是觉得这几个还不错嘛。”黄少天心想我对你专一不就够了,“你选哪个?”

 

当然,刘小别选角色的审美也令人匪夷所思,黄少天不禁思考了半天他当初是如何看上自己的,摸摸鼻尖,还是没说。

刘小别喜欢就行吧。

 

 

 

 

02.

 

刘小别第一回玩双人模式,在设置界面琢磨了一会儿,很快跟在黄少天后头进了游戏。

 

黄少天一句“你小心点啊这个游戏双人模式可以攻击队友”话音刚落,就见刘小别操纵的人物凌空一跃,一拳把他打进了距入口处不远的岩浆里。

黄少天手都还没放上键盘,眼睁睁地看着惨剧发生,立刻嚷了起来:“你干嘛!”

刘小别泰然自若的解释这才姗姗来迟:“哦,真的可以。”

然后他敏捷地往旁边一偏,躲过了黄少天伸过来揉他头的手。

 

重新开局后的刘小别非常警觉,一步三跳,格外谨慎,总觉得黄少天要报复方才的一拳,以这人的幼稚程度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但黄少天十分正直,踩住机关示意他先过去,回头见他落后了好一段,道:“干嘛啊站那么远,快过来,这地方要两个人一起过的。”

刘小别跟着踩上机关,十分严肃地推辞道:“你先。”

“我还会害你吗,真是的,非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黄少天不以为然,“我先就我先,你踩着别动啊。”

 

路有点长,但黄少天走得还算迅速。快走到指定位置时,刘小别却忽然挪了一下,先一步放开了机关,黄少天的人物毫无防备,“啪”地一声掉入了岩浆。

“刘——”

没喊完,被他自己截断了。

黄少天气得猛拍了两下空格,键盘HP-1。

刘小别心虚地双手离开键盘,假装刚才并没有做出动作。

 

“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黄少天平复心态,强烈谴责,“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最基本的信任!”

刘小别沉默了一下,开始证明自己绝不是有意陷害:“我以为你最后会跳过去。”

“我那么信任你,当然是用走的啊!”黄少天仰天长叹,“刘小别啊刘小别,我跟你说,这游戏永远只有你坑我,没有我坑你的时候。”

刘小别问:“为什么?”

“因为我的意识太精湛,而你还不到位。”黄少天故作严肃地批评道,“你看看你,对我太不了解,连我下一步什么操作都判断不出来。”

 

重开后,刘小别道:“正常人最后一下都是会跳的,就你不跳。”

黄少天说:“行,这次换你去,看你最后跳不跳。”

刘小别立即道:“我不。”

两人在机关处僵持不下,离开键盘真人搏斗了半分钟,黄少天终于让步,认命地再次前进了。

 

刘小别这回真的不挪位置了,但黄少天最后一步还是跳了。

刘小别立即抓住机会,严肃道:“你不信任我。”

“哎不是你刚刚说不跳就不正常的吗?”黄少天分外冤屈,“我想做个正常人不可以吗?”

跟黄少天的相处之道就是万事绝不跟他深究,刘小别说:“再死了就我先走,行了吧?”

黄少天拍拍他,很满意:“行了。”

 

 

 

 

03.

 

刘小别过关又急又迅速,很快就在黄少天前面了,停下来稍微看了眼界面,道:“这地方我刚刚光顾着跳过去了,有个隐藏没吃到,你吃了吧。”

黄少天答应得爽快,但历史总是如此相似,他过来的路径同刘小别一模一样,一眨眼已经幡然降落在刘小别身边,看都没看一眼收集物。

刘小别:“……”

强迫症毫不犹豫地跃入岩浆自杀了。

 

重新开局后的黄少天妄图解释:“这个真的太流畅了好吧,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吃不……”

刘小别冷漠地操纵人物一拳砸在了他脑袋上,手动闭嘴。

黄少天还真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怎么,你叫我闭嘴我就闭嘴,当我对象了不起啊?”

 

刘小别一时没想好当黄少天的对象究竟了得起还是了不起,默不作声地抿着唇斜了他一眼,黄少天就自觉岔开了话题。

“行了行了,好好玩,我们要过关的,前职业选手连这都过不了也太丢脸了吧。”

 

他一个“前”字说得太自然,既没有特意重读,也不显轻描淡写,刘小别没忍住转头瞧他一眼。黄少天没看他,嘴上却问出声道:“怎么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正崇拜过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似乎对任何事物都热切,眼神灼灼,永远端得出久违阳光。

黄少天啊。

 

 

 

 

04.

 

有个传送关卡需要些许运气,刘小别试了两次,每回辛辛苦苦跳过去都被随机传送回起点,白花半天力气。

黄少天在前一个存档位置等了他半晌,终于按捺不住把手一挥,操作还没出来,逼先装好:“闪开!看我!”

刘小别漠然让了位置,黄少天自信出手,传送点一通闪烁,还真的被直接传到了终点。

 

刘小别无言以对,配合地鼓了两下掌:“欧皇,了不得,下回帮我抽卡算了。”

黄少天春风得意:“行啊,你要抽什么?”

刘小别把卡名告诉他,随口道:“帮我出不出另说,如果你在自己的号上出了,咱就分手吧。”

黄少天反应很快:“分手干嘛,我出了我们应该结婚啊!这样算婚后共同财产,不就等于你也有了吗?”

他说得很有道理,刘小别想了想,改口道:“那你要是没出就不结婚。”

“刘小别,你怎么能把人生大事托付在运气上呢。”黄少天痛心道,“那要不这样,先结着,我出了就算你的,我没出你也不亏,你觉得怎么样?”

还是说得有道理。

但刘小别没作声。

 

黄少天就当他默认了,转手秀了个操作,依然是动作还没做,喊话先出来:“刘小别,来,看我精湛的表演!”

他操作的人物一跃而起,不慎跳得太高,被顶端的刺扎死了。

安静一阵后,黄少天忿忿道:“你看,上天都嫉妒我完美的技术。”

刘小别看了半晌他的死状,面无表情地配合道:“哇,好嫉妒。”

 

重开之后再次打到这里,刘小别跃跃欲试,抢先开口道:“别急,我去。”

黄少天就停了动作。

仿佛还是那个喊着“队长,让我上”的年轻气盛的刘小别,却又有哪里不一样了。他哪怕到了这个年纪,还是显得很后辈,眼光发亮,神色坚定,大抵一辈子都是微草的杰出小青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黄少天不想摧他,但黄少天是风无疑,这会让他们之间产生故事。

也许会是个延续很久的故事。

那可是刘小别啊。

 

 

 

 

05.

 

没等他想完,刘小别倒是顺利过关了,得意道:“也太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我怎么能不把你当回事……事呢。”

黄少天还是挺不会发儿化音的,刘小别让他给逗笑了,半天才道:“我说这个陷阱不拿我当回事儿,不是你。”

“笑什么,要不是我在后面辅助得当,你早死了好吧。”

 

黄少天终于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这回刘小别没有躲。

 

互斗之下总算过了一章,开始看过场剧情。

 

背景音乐是游戏的原创曲,黄少天听了没多久就开始跟着哼,刘小别看了他几秒,见他质询的眼神望过来,便顺着他的意思,十分给面子道:“出道吧,黄少。”

黄少天有几分得意,故作谦虚道:“你还真觉得我会唱歌跳舞啊,也就是长得帅点。”

刘小别正经道:“不了,演技派。”

黄少天被他气笑了,半晌才说:“我要真出道了,出专辑你会听吗?”

刘小别点头,对他做了个“请”的姿势,嘴上却道:“你还能出专辑?我以为顶多参加个选秀比赛了不起了。要是你真去选秀,我就在网上匿名发布信息,请大家千万别pick你。”

“干嘛,让我早点下台,和你回老家结婚吗?”

刘小别道:“那还是算了,你拿第一吧。希望你想象喜欢的人就在台下,好好表演。”

 

黄少天却说,我喜欢的人就在台下,我应该直接过去拥抱他啊,我还在台上干嘛?

 

 

 

 

 

06.

 

是会有非常多的时刻,几乎让黄少天以为他们没那么适合,会吵架,会冷战,或是偶尔捕捉到刘小别以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望他,眼睛眨了又眨,似乎千言万语都咽了,终是什么都没说。

刘小别总归还是很喜欢他的,但大概也有暗自忍耐的时候。这点跟以前不一样,以前的刘小别有不满就直说,不过往往说得心平气和。

黄少天也有这种时候,觉得刘小别没什么好的,都说了他不是剑客性恋,刘小别长得再好看,也不至于能看一辈子啊。

 

但在更长的时间里,他意识到自己正深爱着这个人,无疑能爱一辈子,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END.






  137 33
评论(33)
热度(13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