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别找我麻烦

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只想写个沙雕童话的!

一些bug就不要在意了反正是为了甜(。

 

 

 

 

00.

 

魔王被恶龙关起来了。

 

刘邦悲哀地想,大家明明都是反派,凭什么我就要受这种委屈。

 

 

 

 

01.

 

好在恶龙拥有人类形态,还是个红发蓝眸的英俊青年。

单凭这个外貌,可以让刘邦原谅他一半。

 

恶龙把他往地牢里一放,宣布道:“公主只能由我来抓。”

刘邦一愣:“啊?”

“等全国各地的勇者赶来救她,我再把他们一一打败。”恶龙自信道,“这样全国上下都会流传我的名字,让他们知道龙族绝不只是传言。”

刘邦小心道:“那公主怎么办?”

“当然是留着,好让各地勇者不断来挑战我,我就会越来越强。”对方话锋一转,“至于你,你是个麻烦,会阻碍我的计划,所以我先把你抓起来。”

 

刘邦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声明道:“我从没想过要抓公主,绝不会妨碍你。不如说你那么想抓她,替我省了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恶龙一怔,显然没想到他竟这么没志向,忍不住问:“你不是魔王吗?”

“对啊,但又没说魔王一定就要干坏事。”刘邦理直气壮道,“我是个好人不行吗?”

 

然而恶龙看他的眼神里显然充满了不信,这让他有点受伤。

 

 

实际上刘邦当然有野心,还曾经做过周全的计划,大意是抓来公主,好威胁国王交出整个国家,从而统领这片大陆。

可惜还没来得及实施,就遇到了这条来历不明的恶龙。说好的童话世界只能有一个反派的呢?

真是一把辛酸泪。

 

感慨之余,刘邦决定先给自己整一个游手好闲傻白甜人设,好降低恶龙的防备。

不然他的计划被扼杀在摇篮里不说,没准还被视作敌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魔王虽然是魔王,但他要干什么还是他的权利,恶龙也无话可说。

“公主长什么样?”恶龙转移了话题,“有你这么好看吗?”

刘邦心想龙的审美大概和人类不同,被夸了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高兴,只得小心翼翼道:“我也没见过,我平时很少出门的,难得出来一次,就被你抓来了这儿。”

一句“所以你能不能放我走”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恶龙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魔王谨慎道:“我叫刘邦。”

“我叫韩信。”恶龙深沉地自我介绍道,“是我们龙族唯一的希望。”

说罢怜悯地瞧了他一眼,补充道:“现在是整个反派势力里唯一的希望了。”

刘邦:“……”

 

好吧,至少他构想中的人设还是整得挺成功的。

 

 

 

 

 

02.

 

成功归成功,但事实是韩信依旧抛下一句“在我的计划完成之前你就在这待着”,就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地牢里。

地方狭窄不说,环境还很差。

以至于他没住几天就开始满腹怨念,每日见到韩信,必定扒着栏杆可怜道:“你真的不考虑把计划提前一点吗?”

韩信问:“怎么了?”

刘邦欲言又止,苦着脸道:“你这地牢里有老鼠啊。”

韩信不以为然:“这地牢里爬虫走兽可多了,你都这么大的魔王了,怎么还怕这个。”

“倒不是怕,只是一想到我整天只能和这些东西作伴,多痛苦啊。”刘邦郁闷极了,分外想念自己软绵绵的大床,“也不知道你多久来看我一次,整天待在这里可没劲了。”

 

韩信微微一滞:“你每天都在等我?”

刘邦赶紧道:“你也觉得很不自在对吧,你放我回去,我保证再也不在你面前出现了。”

谁知韩信才刚刚有了点温柔的动摇神色,一听这话忽然一皱眉,生气道:“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在骗我。”

韩信不肯松口,他再怎么能说会道也是无望。刘邦叹了口气,只好退而求其次,小声道:“那你可快点抓公主啊。”

韩信算是默认了,想了想又说:“我把你这间地牢和穿堂打通了,好让你活动的空间大一点。”

刘邦哭笑不得:“那我谢谢你啊。”

 

韩信似乎还有话想说,却最终只深深望了他一眼。

 

 

 

 

 

03.

 

韩信答应是答应了,但一点要抓公主的意思都没有。

 

刘邦等了很久也没有动静,不得不选择自食其力,挑了个晚上,动用了自家许久没用过的法术。

大概可以称其为魔王最后的尊严。

 

身为魔王,别的不会,传送法术用得倒是一等一的好。

只要对目标对象有一定的信息掌握,吟唱又不被打断的话,无论在哪都能迅速传过去。

经过数日的不懈努力,韩信终于在这个范围内了。

 

传过去的时候韩信是睡着了的。刘邦本以为他以龙的形态入眠会更自在一点,但床上卧着的依旧是青年模样。月光下的眉眼看起来有些疏淡,没那么深沉也没那么傲气,呼吸平稳,非常安静,长发散在脑后,在月辉投射下泛着浅淡的银色光芒。

刘邦借着月光偷偷地看了他一会儿,才无声地叹了口气。

 

早知道就不传韩信,但谁叫童话世界观里注定了反派没朋友,就只有韩信一个人选呢?

再说,这么重要的大门钥匙,就这么随随便便往桌上一扔,不太好吧。

坦然得让人都不好意思偷了。

 

不过刘邦向来不是这种不好意思的人。

所以他顺起来就跑。

 

 

 

 

 

04.

 

坏消息是韩信不出一天就把他抓回来了。

好消息是韩信竟然没生气。

不仅没生气,甚至连钥匙都没问他要回来。

 

“钥匙你留着吧,我的城堡你可以随便走。”韩信想了想,“就算出去也没用,我还是会把你找回来的。”

 

所以说抓公主大业毫无进展,抓他倒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但自己终于可以不一天到晚在地牢里待着了,还是十分令人振奋的。

刘邦谨慎道:“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吗?”

 

按一般童话的走向,应该会存在一个秘密房间,是韩信再三告诫他不能去的。而自己依然会作死地踏入,从而引发一系列麻烦剧情。

但韩信似乎想了很久,也没想到能有什么不准他进的房间,最终实诚道:“没有。”

接着很快又补充道:“不过你不要再半夜进我房间了,有什么事可以第二天再说。”

刘邦放下心来,笑道:“放心吧,我那天也只是迫不得已。说了不会害你,就是不会害你。”

韩信一怔:“我的意思是大半夜摸进房间有点吓人,不是说你偷袭就可以打得过我。”

刘邦:“……”

靠。

 

 

 

 

 

 

 

05.

 

次日天刚微亮,韩信就来到他的面前,十分不满道:“你都有钥匙了,怎么还睡在地牢里?”

刘邦被他吵醒,迷迷糊糊,闻言委屈巴巴道:“那我睡哪?”

韩信的城堡里一共就两张床,地牢里这张还是自己被抓来第二天临时添的。

 

“我……”韩信忽然一顿,过了几秒才接下去,“我给你找个房间,替你把床搬过去。”

刘邦眼睛一亮,困意全无:“真的?”

韩信很快又道:“不过不是让你白睡,我有件事情跟你说。”

 

果然是有条件的。

为了不睡地牢,刘邦觉得只要不太过分的条件他都能忍了:“什么事?”

“这个月月底是公主生日,王国要举办盛会。我打算就在那个时候把公主抓来,好让那些到场的王公贵族切身体会到龙族的可怕。”韩信顿了顿,“你跟我一起去。”

终于打算干正事了,真是令人感动。

这计划倒是无可厚非,刘邦问:“为什么带我?”

“我听说这盛会一定要携伴前往。”韩信认真打量了他一下,“除了你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我决定撤回前言,你还是为反派势力带来了希望的。”

刘邦:“……”

 

 

要知道,原先他设想中的场景是这样的:宴会上觥筹交错,宾客如云,忽而风云变色,远处传来一声长啸,巨龙腾云驾雾而来,利爪一掀,带走公主,盛会上的众人魂不附体,国王王后大惊失色,从此举国上下贴出告示,征集数位英雄前来讨伐恶龙。

至于韩信如何把这些倒霉勇者按在地上揍,就都是后话了。

 

都怪韩信从未详细叙述过他的计划。

刘邦艰难道:“真要用这种方式吗?”

韩信早有打算:“我没见过公主,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抓错了不仅丢人还很麻烦。我们先混进去,找出谁是公主,然后再抓就方便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可靠,韩信振振有词道:“万一公主遇刺多年,早有经验,找了很多替身呢?”

刘邦:“……”

还遇刺多年,你以为是古代东方的某位皇帝吗。

 

 

算了,女装就女装,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就那一次。

多少也是个魔王,总要为抓公主做出点贡献吧。

刘邦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留意着多问了一句:“这种聚会应该都是需要邀请函的,那个怎么办?”

韩信不以为意:“这个简单,动身前一天我随便找个贵族偷来就好了。”

说完还很得意地补充一句:“你放心,偷这种东西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刘邦:“……”

 

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06.

 

盛会前夜,某座华丽的公爵住所内。

“我放在这儿这么大一个邀请函呢?你们谁看见了?”

 

 

 

 

 

 

07.

 

宴会当晚,辉煌的灯火照亮了蓝幽幽的夜空,宾客个个盛装打扮,言笑晏晏,一派繁荣景象。

邀请函暂时没被起疑,两人找了处隐秘的位置,韩信凛然道:“去吧,这个世界上的正义之士就靠我们来击败了。”

……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刘邦摇摇头,凑近他道:“我不会变声一类的法术,一说话不就暴露自己是男的了么?”

韩信沉默了一会儿:“可我不会聊天啊。”

“没事,我教你。”刘邦压低声音,“你先随便找个衣着华丽的小姐,夸她今天好看。要是开心得意那就是公主本人,要是谦虚说自己比不上公主,你就趁机问她公主是哪个。”

刘邦教完还不放心,叮嘱道:“具体怎么夸你知道吧,问完不要转身就走,多聊两句,如果她问你是谁,你就说是邀请函上那个公爵的远房亲戚。”

 

韩信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显然一知半解。

刘邦对他这种直男待人接物是一万个不放心,惹人生气事小,暴露身份事大,把后路都想好了:“没事,万一暴露了,我这个衣服不好溜,你先走,我就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估计他们也不好对我这个女……女装的人怎么样。”

韩信生气道:“我怎么能抛下你先走,这宴会里的人我难道还会打不过?”

“我只是说万一嘛……”

 

 

说是这样说,刘邦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他总觉得韩信有点喜欢他。

之前替韩信打领带的时候,那人就这样不加掩饰地盯着他,湛蓝眼眸微微发亮,他系好结一松手,对方就立即挪开了视线,迅速眨了几下眼睛,之后也没怎么多看他。

 

也许是这身衣服太有问题了。

实在不知道韩信从哪顺来的。

 

但刘邦依然忍不住想,万一韩信真的喜欢他呢?

恶龙和魔王要是在一起了,那对王国来说岂不是世界末日……

算了,本来就是反派,好像用不着为王国担心。

 

 

 

 

 

 

 

08.

 

韩信没多久就回来了。

期间刘邦没法说话,面对来搭讪的人只能礼貌微笑。好在他生得好看,双眼笑意盈盈,哪怕不出声也十分讨人喜欢。

 

韩信问:“你觉得宴会上的人都怎么样?”

刘邦轻描淡写:“还好啊。”

“要是跟我比呢?”

“当然是你厉害。”

“那就好。”韩信激动地握紧了他的手,“我刚刚看见公主了,她也的确没有你长得好看。”

 

韩信居然还成功套到了别人的话,他是不是该感到欣慰?

 

“你怎么不说话,我不在的时候遇见谁了?”

刘邦哭笑不得,他这才走一会儿神啊:“没,我在想你什么时候出手。”

“不出手了,我们回去吧。”韩信严肃道,“你穿成这样真的很危险。”

刘邦问:“你不打算抓人了?”

韩信摇头:“不,本来是因为太闲才想吸引勇者来挑战我的,现在……”

他抿了抿唇,缓缓道:“现在你要是愿意留下,我就不会无聊了。”

 

刘邦沉默了一秒:“睡地牢吗?”

“当然不是!”韩信急了,“你也看见了,我床特别大,除非你嫌我睡相不好……”

刘邦失笑:“你睡相挺好啊。”

“你可以天天看。”韩信精神一振,“地牢里那张不要了。”

刘邦没忍住低头看了眼自身装束:“不会是因为我穿成了这样吧?”

韩信心直口快:“你不穿也一样。”

刘邦:“……”

 

这什么问题发言,实在是太背德了。

虽然他们本来就并不正义。

 

 

 

 

 

 

09.

 

很久以后,刘邦问,万一我当时说你睡相不好怎么办?

韩信沉默了很久,说,我还真没想过。

刘邦:“……”

 

算了,反正他也没想过拒绝韩信这类的选项。

 

 

 

 

 

END.

 

邦邦你还记得你的野心不……(

我是不会放弃半夜摸进房间(拿兵符)这种梗的(咦)

所以我们英明神武超凡敏锐的大将军为什么没有醒,真的是千古难题(



  107 6
评论(6)
热度(10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