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追你我会先动手

下面有请大将军韩信为我们演示一下如何追人(物理)。(不)

 

 

 

00.

 

调查表明,世界上最能吸引打野视线的三大人群如下:残血,拿他们buff的人,以及心上人。

 

 

 

 

01.

 

刘邦觉得自己甚是不幸。

也算不上是不幸,只能说遭到了命运的捉弄。

 

闲来无事进峡谷蹭了场排位,在组队界面抬头一瞧,对面阵容里赫然站着自家将军。

本着场下亲君臣上阵不留情的态度,刘邦隔着半个界面笑眯眯地冲他摆了摆手,做了个“好巧”的口型。

韩信认真望了他很久,也不知究竟看懂没有。

 

撩完一回头,刘邦赫然又瞧见自家组队阵容里,上自打野中单,下至射手辅助,除了他,四个人无一例外,全是脆皮。

连个半肉战士都没有。

……不好吧。

 

己方打野小怂包一枚,含着热泪深情款款地看着他:“邦哥,说定了,你什么时候大我,我就什么时候上。”

刘邦深吸一口气:“你什么时候上,我就什么时候大你。”

 

两人相对无言,刘邦拿余光瞟了眼对面的韩信,那人却刚好也在看他,被他拿目光一撞,立刻收回了视线,皱着眉抿着唇,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

刘邦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有什么好不高兴的,要换了他是韩信,看见这阵容,开心得都要美上天了好吧。

 

救队友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然重点是队友死了他也难逃一劫,为了永恒的利益,诚心建议大家针对韩信。

谁知此话一出,队友惊道:“他不是你的大将军吗?你也太无情了。”

刘邦:“……”

真是当好人没人理,干坏事人人看,但他也不算干坏事啊,针对敌方打野怎么啦?

“他是我的人没错,但既然都当了对手,怎么能念旧情,该打还是要打的嘛。”

这话一没留神开了全体模式,其余人倒也没反应,唯独韩信问了一句:“说的谁?”

事已至此,刘邦也只好厚着脸皮笑道:“你呀。”

韩信足足沉默了十秒有余,才终于道:“君主说得是。”

 

 

双方队友:“……???”

这微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你俩双排当对手的吗?

 

 

 

 

02.

 

甫一开局,就见对面气势汹汹聚众反蓝。刘邦保不了野区,也没打算保,眼看自家下路陪着打野同样把对面反了,打定主意线上安稳清个兵。

谁知韩信反完本该走了,却非要凑过来把他一挑。刘邦被他弄得一惊,没好气道:“干嘛?”

韩信想了想:“问好。”

“组队时候不是跟你打过招呼了?”

韩信道:“也是。”

说罢才总算是走了。

 

 

这还只是个开始,刘邦原本只预料到了四名队友叫他保不过来、遭韩信瞬秒的尴尬局面,却没想到如今韩信偏偏一个都不选,就喜欢找他麻烦。

难不成现在的刺客都不满足于揍射手法师,觉得打坦克才是快乐源泉?

刘邦不禁深深望了韩信一眼,觉得那样实在是太恐怖了。

作为刺客,就是爆发来的,何苦强要证明自己持久呢。

 

作为一名坦克,刘邦也实在说不出“别打我了,打打我的队友吧”这种话。横竖都打不过,熬到了四级也不好开大,不用问了,肯定被挑飞,开了也白搭。

也不知这人为什么永远都能刷到这么多钱。

明明总在自己面前晃悠,真是不可思议。

 

对个线都不得安生,刘邦终于怨道:“你让我好好清个兵行不行啊?”

韩信十分理智:“清了兵线怎么越塔?”

刘邦:“……”

干。

 

他顶着对面的多重控制,毅然决然地把预购中的抵抗之靴换成了影忍之足。

 

 

 

 

03.

 

俗话说,恐惧是源于人内心对于陌生事物的不了解。

可这帮队友又不是没见过韩信,至于怕成这样吗?

“但我们不知道韩信会从哪儿突然出现啊。”队友委屈道,“所以,那什么,你探下草呗……”

刘邦:“……”

坦克怎么了,坦克就不允许有求生欲吗。

 

回去一定得告诉那人,他在脆皮英雄的眼里究竟是怎样可怕的魔王,拳打下路射手,脚踩中路法师,所经之路寸草不生,开团之处横尸遍野,脆皮选手都得靠底层坦克队友拿脸探草,才能换回一丝安全感。

昔日的刘邦,随便做俩肉装就敢上去乱扛。但如今情势所逼,刘邦回想起自己被针对的事实,内心就涌上一股悲凉:“探了我还出得来吗?”

他此刻身上的防御装已经有小两件了,队友观察一番,谨慎道:“他们应该懒得打你吧。”

敌方几人都在其他地方冒了头,估计也只能撞见韩信。

别人他是不知道,反正韩信挺勤快的。

 

卖惨无果,刘邦只得心怀希望道:“那我要是探出来了,你们能不能跟上打死韩信?”

队友支支吾吾,含糊道:“太远……”

被刘邦哀怨的目光一瞪,立刻改口道:“韩信比较帅,我下不去手。”

刘邦:“……???”

刘邦缓缓道:“那你就忍心看他打我吗?”

对方为难道:“唉,你们都长这么好看,互相打打赏心悦目嘛,我就不便参与了。”

刘邦:“……”

这样的队友是真实存在的吗。

 

 

刘邦原本的想法还是太乐观。

他觉得自己反正带技能进去,就算韩信在,也好趁眩晕他一下的空当赶紧走人。可惜事实是韩信反应迅速,顷刻间移开身位,反身长枪一挑,加强过的普攻还出了暴击。

还有没有王法啊。

刘邦吓了一跳,技能没晕到,转手全进入冷却,期间被挑飞两次,不由得暗骂一句这家伙运气怎么这么好。落地苦于毫无支点,一时没站稳,差点撞进那人怀里。韩信也是一怔,下意识把他一揽,两人齐齐摔进草里。

刘邦刚避免一场与大地亲密接触的脑震荡,耳边听韩信似乎浅浅地抽了一口气。

“这塔我不要了还不行吗?”刘邦长叹一声,“行了行了,打扰了,人头给你,放我回泉水。”

韩信沉声道:“人头我可以不要。”

刘邦随口道:“那你想要什么?身体啊?”

“……”

说完就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对方果然愣了一愣,刘邦沉默几秒,道:“当我没说。”

 

 

韩信还是一枪扫空了他剩余的血条。

 

 

 

 

04.

 

自家将军真是喜怒无常。

刘邦再次从泉水复活出来,不禁长吁短叹,感慨不已。

自己平时应该待他还不错,此时在王者峡谷兵戎相见,就算百倍奉还,也该是好的一面啊。

回头想想,毕竟韩信有个皮肤口口声声说眼里只有塔,想必把防御塔看得很重,他这种分分钟弃塔逃生的言论,难道弄得他不高兴了?

刘邦心里叹息,人死了塔还不是照样得丢,还不如捡条命嘛。

虽然好像也没捡到。

 

用队友的话说,尽管刘邦美若法师,但再怎么说也是个坦克,还号称四一分推始祖,不单带一路没道理啊。

而他无论在哪路带线,韩信总能在最快的时间赶到,几次下来刘邦终于放弃了梦想,自嘲道:“要不我出ad装算了,被你打的时候还能有点还手之力。”

也省得跟他缠绵那么久,早死早超生,下辈子遇见韩信,再单带出河道算我输。

 

韩信一怔:“那你们队里不是没有坦克了?”

坦克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被你捶。

刘邦内心吐槽,开口语气甚至还挺乖巧:“半坦也是坦啊?”

韩信想了想,改口道:“做ad 也行,红莲跟反甲就脱了吧,很重的。”

刘邦:“……”

我装备做得少,你别想骗我。

 

他现在就靠这两件装备维持生命,迫切希望它们能稍微有点建树,不仅舍不得脱,甚至还想补一件不详征兆。

世态炎凉,也就我这一技能的盾还有点温度。

 

正内心五味杂陈,韩信忽然又道:“就算是您的人,也应该不念旧情,该打就要打的。”

……居然这么记仇,不就口头占点便宜吗,如此睚眦必报可还行。

刘邦试图讲道理:“可这明明就不该打嘛,你看我血厚经济又低,打个半天没啥意义,吃力不讨好,你说是吧。”

韩信诚恳道:“其实不是很吃力。”

刘邦:“……”

你是魔鬼吗。

 

算了,多说无益,他现在见到韩信就没什么战斗意志,一没留神又被长枪擦了下披风角,忙道:“我自己回城就好,不用送了!”

韩信说:“我心地好。”

 

 

 

 

05.

 

击杀还是个爱心特效。

刘邦无话可说,只想瞪他。

抄我台词,举报了。

 

 

 

 

06.

 

“都说韩信喜欢你,悄悄放个水什么的还是可以做到吧。”队友哀叹道,“现在怎么是你在放水啊,邦哥行行好,我不想输啊……”

刘邦忍不住道:“‘都说’是什么意思,谁说的啊?”

队友摇摇头,语气十分恨铁不成钢,仿佛韩信是个只知道拿人头的直男,看起来十分没救:“算了,打是亲骂是爱,相比之下你还是比较不爱他。”

刘邦:“……”

 

不,实际上他还是认真打了的。

只是韩信不知为何更加认真而已。

 

天天被上司呼来唤去,有点逆反心理也可以理解。只要不是真心想造反,峡谷里打激进点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可说韩信喜欢他,这刘邦是真没想到过。

 

虽然韩信是很在意自己,但那人生来隐忍,感情表露若有似无,令人难以分辨。要仅凭他显示出来的那几分,就认定了他喜欢自己,未免也太过自恋。

毕竟韩信从未邀请过他打任何一场比赛,只要他不提这事,韩信哪怕一整天都待在王者峡谷,也绝不会想到主动邀请他。

要么这人热爱单排,愿意忍受各式奇怪局面,并视作对自己的历练,那他倒是没意见。

又或者韩信不缺队友,但刘邦也实在想不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什么坦克能跟韩信关系好呢?

 

 

他不由自主多看了韩信几眼,对方几乎立即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主动道:“打完了说。”

刘邦忽然一笑,觉得自己有点傻,摆摆手道:“说什么啊,我随便看看。”

 

 

 

 

队友:“……你们真的双排呢吧。”

 

 

 

 

 

07.

 

韩信当然觉得单排没问题。

但他的底线是,反正刘邦不可以帮别人。

 

眼看自己想切的目标被一个大招四面护住,重剑读条时发出的白光还未沉暗,映着紫发的君王一双亮晶晶的眼,落地刚好位移至他跟前。瞧他带着队友有撤退的意思,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见他看过来,忽然眼睛一弯,笑眯眯做了个“打扰了”的口型。

 

看上去很可恨。

但是又很可爱。

 

 

韩信觉得自己已经够明显了,之前同刘邦聊天时候,听他抱怨之前的队友不靠谱一事,就多多少少附和着暗示道:“所以君主该跟认识的人打。”

刘邦道:“那不行,跟认识的人打我也一样骂他们,这就影响感情了。”

“君主可以跟会打的那些人打。”

他认为自己毛遂自荐得已经够明显了,但刘邦摆摆手,敷衍了一句“会打的好像都不常打”,已经开开心心说起了下一件事。

直到这一天的结束,韩信都没能把话题引回来。

 

他是不敢主动邀请刘邦的,假如他们只打十场不会出问题,那等打足一百场,保不准就有一局因他而输。如果说没发挥好是一般丢人,那在心上人面前没发挥好就是一万倍的丢人,可以回炉重造了。

他一定得保证自己战无不胜,才好叫刘邦常常想起他,自己是那人见面即封的大将军,时刻注意的好队友,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才仿佛是第一相配,无论如何都不会失败。

 

他这日组到的局,刘邦却依旧在对面。

也不知和其他队友聊了什么,刚开频道就听见那人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他的人。

没想明白什么意思,后来在野区与敌方英雄狭路相逢,怒急攻心,一枪拍死了不久前跟刘邦深情对视的敌方打野。

好在刘邦估计看那人血条下降太快,救不回来,索性放弃了传大,让韩信总算找到了一点安慰,之前的事大抵可以一笔勾销了。



还有,世界上怎么会有红莲斗篷这种装备。

稍微靠近点就要被烫死了。

人间不值得。

 

 

 

 

 

08.

 

一场下来,除了韩信不务正业搜寻刘邦,刘邦在死亡边缘来回挣扎以外,其余八人同样打得非常懵逼。从“你家刺客为什么打我家坦克”到“你家坦克是怎么勾引的我家刺客”,一场排位打得乱七八糟,足足持续了半小时有余。

 

终于熬到结束,韩信抬头看了眼战绩又回头看看他,问:“怎么赢的?”

刘邦哭笑不得,随口道:“他们不打你啊,说你长得帅,我能怎么反驳,难道说你不帅吗?”

韩信寻思了一会儿:“君主也是好看的。”

刘邦理所当然地接道:“对嘛,我问他们难道忍心看你打我,他们说看我俩在一块挺合适的,不好进来瞎掺和。你说这叫什么人啊?”

 

对不起,误伤信邦友军。

韩信肃然起敬道:“好人。”

刘邦:“……”

韩信自觉不对,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他们的本意是善良的。”

善良个鬼。

刘邦忍住了想瞪他的欲望:“总之,以后不小心再当了对手,你稍微打认真点,免得又被人说了。”

韩信问:“说什么?”

“你喜欢我所以不会打我。”刘邦顿了顿,“可你明显就会打我啊,所以……”

 

韩信道:“所以只有喜欢是真的。”

刘邦忽然被他截断了话,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只好眨眨眼睛看着他。

“以前在追,方才一整局也在追。”

刘邦终于道:“你这是什么追法,被你追到才奇怪了。”

韩信问:“那正确的追法是什么?”

“学了干嘛?”刘邦一挑眉,“还想有什么别的机会?”

“再追君主一回?”韩信试探道,“这次表现不好……”

 

 

算了,第一次谈恋爱没什么经验,值得原谅吧。

 

 

 

 

 

09.

 

不过,事后刘邦还是提醒道:“以后看见坦克,不该打就别打了,翻车了被队友举报我还心疼呢。”

韩信道:“不是君主我哪里会动手。”

 

……这话怎么好像有点不对。

刘邦想了想,裹着私心又跟了一句:“还有,以后别用这个击杀特效了,看着晃眼。”

韩信诚实道:“体验卡,明天就过期了。”

刘邦看他半晌:“你会不会说话?”

 

 

不管,反正我也追到了。

 

 

 

 

 

 

END.

 

 

 

韩信:我凭位移追的人,凭什么说我直男。(……)


日常:好想打对面刘邦→舍不得打对面刘邦;

好想打对面韩信→打不着对面韩信

怎么回事啊,分析不出来.jpg



  177 17
评论(17)
热度(177)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