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王者荣耀信邦]重用我的人有危险

 韩信这个现象一般称之为功高娶主,大家快记下来,这是必考的。(不)

 

 

 

00.

 

人无愁亦有恨,无瑕亦有憾。

谁无敌到身边有真友人。

 

 

 

 

 

01.

 

当上君王后这种性格刘邦大抵难逃,待他越好他越怀疑你是不是有所企图,能力越高他越害怕你反手一刀。上辈子好歹知人善任,到了峡谷则落得个辅助位置,还养成了能躺绝不c的习惯,差点受到良心的谴责。

——如果说他还有良心的话。

 

但那人与他不同,一向独来独往,西汉里需要完成的职责一样不落,进了峡谷也相当积极。

又或者这个世界的韩信就是比他厉害,能带动节奏,认识很多他并不熟悉的人,常常在不属于西汉的位置被单独提及。

 

韩信行事坚定,向来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战绩无一不公开,全部大大方方摆在那里。刘邦花了点时间,仔仔细细看完了那人的历史记录,一直翻到末尾几场,才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名字。

记得是几天前自己非要缠着他做任务才打的。在自己的界面还是第一场呢,在韩信这儿居然已经被排到了这么后面。

这人究竟一天花多少时间待在王者峡谷啊?

 

 

刘邦觉得自己必须找他聊聊。

“太累了,你休息休息,少打点排位。”西汉君主极力表现出关怀,“都怕把你累坏了。”

韩信却道:“这种程度算不了什么,我有合理安排时间的,君主不必替我多想。”

这人的说话天赋大概点成了负的,好好的话被他说出口,就带了点“别多管闲事”的意味。

不过刘邦还算得上了解他,知道这话没什么其他含义,真的只是字面意思罢了。

 

韩信非要当劳模,刘邦拿他没办法。

劝不住韩信,又不舍得真的疏远他,思前想后决定麻痹自己。不管韩信本人如何优秀活跃,一概佯装没见。虽然这样很不负责任,但想不出来的事慢点再想总可以吧?

 

要做到的第一步,就是让韩信赶紧把他可恶的战绩给关了。

“重言,你要不要隐藏战绩?”

韩信不解道:“为何要隐藏战绩?”

刘邦半真半假道:“太高了,怕你遭人嫉妒。”

韩信看上去更坚定了:“谢谢君主夸奖,我不怕那些。”

刘邦:“……”

硬核玩家韩重言。

 

 

 

 

 

02.

 

俗话说有困难找军师,回想打天下那会儿,愿意跟着刘邦的人才颇多,底下常常是东边不亮西边亮的大好局面。刘邦对此管辖又以自由松散为主,随便你们谁想,怎么想,反正想出办法来就行了。

但如今跟在身边的军师唯有张良,不仅要参与制定作战计划,甚至还要为君主的情感问题出谋划策,压力实在很大。

虽说他十分天才,脑子异常好使,但就算智商是无限的,健康也是有限的。犹记得上辈子打仗期间身体状况不大理想,重生来王者峡谷后毅然决定改变自己,从落地起就开始养生,每晚八点准时入睡,拒不见客,常常让满腹心事的刘邦非常委屈。

 

但他养生归养生,刘邦毕竟没心没肺,还是非常好意思事事都麻烦他的。宁愿让他放下“如何使四一分推战略更加完善”这种策略性问题,优先思考“如何使韩信人气下降”这种看起来毫无意义的讨论。

 

张良思考一番,不禁问:“人气下降有什么好处吗?”

刘邦道:“对他而言好像没有,但重言人气再高下去,跟西汉的联结就没那么紧密了,你说我怎么留住他啊?”

张良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君主是坦克,韩将军是打野,负责的位置不同,活跃程度也不同,认识的圈子不一样也是正常的。他会留在楚河汉界这点,君主可以不必忧虑。”

想了想又补一句:“君主不妨同他打几场,多观察观察,就知道他的人气源自何方了。”

刘邦犹豫道:“我若是害他输了,他不会以后都找理由拒绝同我开黑吧?”

张良:“那并不至于。君主比我更了解韩将军,应该更清楚这点吧。”

“这我可不知道。”刘邦幽怨道,“上回帮他守了个红,刚打两下,他就点了开始撤退。真排外,帮他忙嘛,我难道还会抢他的红不成?”

 

不过刘邦最终还是接受了这项提议。

 

 

虽然他觉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张良这回给出的主意就相当不行。

还叫他观察韩信,有什么好观察的,怕不是要觉得韩信越来越帅哦。

 

 

 

 

 

 

03.

 

带兵打仗那会儿刘邦没想这么多,一律直接交给韩信,管他能不能打赢,反正刘邦自己上也不一定能打赢。何况韩信原本就极有主见,常常制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胆计划,最后偏偏还能成功,真是天赋使然。

如今在王者峡谷,叫一个辅助强过打野怕是痴人说梦。但痴人说梦试一下总行吧,其他的他做不到,卖队友的事还需要学吗?

 

当然,想是这样想的,做的时候却又忘了个干净。等韩信在野区遇见抱团的敌人,血线都没来得及降,刘邦就先到了,毫不犹豫替他挡了伤害,还接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控,走都走不动,自然是直接被遣回泉水了。

韩信倒是走了,丝毫没作声,并没有要谢他的意思。

那种情况一般来说是不可能逃掉的,但韩信若是特别自信,不会觉得他多管闲事吧。

刘邦没忍住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重言,我人怎么样?”

韩信言简意赅:“好。”

刘邦:“……”

客观,讲究。

 

等他重新自泉水复活,为证明自己一片真心毫无怪罪之意,立刻又落了个大招在韩信身上。

韩信原本不在敌人附近,等他降落下来后却几下位移挪了出去,转眼到了敌人跟前。刘邦落在原地,才反应过来他是想打,追赶不及,浪费了一大片双抗法场,心疼死了。

他闷闷地想,我也就随便开个大,没非要你上啊。

 

一技能的盾倒是读条时候就扔那人身上了,时效一到应声而碎,伤害砸脆皮身上竟然还挺高。韩信就此交了控制,拿了个双杀,原本还能追,见残血敌人已跑进塔里,自身血量也不多,便想就此作罢。

但刘邦此时总算追了上来,一枚辅助盾往他身上一裹,韩信想也没想,进去把残血一挑,硬生生扛了两下塔,血线太低,还是给换了。

三杀倒是挺好看,无奈韩信进得太快,本想帮他扛一下,实在没赶上。

 

刘邦沿线回去清兵,与带线的敌方坦克狭路相逢,彼此毫无作战意志,将人一把推开,只顾对韩信怨道:“你怎么跑这么快啊?”

韩信只道:“失误了。”

 

当时下意识给的盾,究竟是保护还是怂恿,刘邦也不太记得了。

但那也不重要,只要韩信不提就好。

 

 

 

 

 

04.

 

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韩信作为西汉的武力值担当,深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天不打都生怕自己技术下降。

但令他郁闷不解的是,别人家的上司都恨不得下属废寝忘食,刘邦却天天劝他少去王者峡谷。

理由又说不出来,含糊地表示怕你太累,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

若是刘邦觉得他表现不好,他可以改,也不必成天劝他不要上场吧。

 

 

前段日子有谣言传出,说召唤师技能也许要新出个传送。有人猜测凭大招在强势坦克里占据一席之地的刘邦会因此弱了地位,刘邦自己倒是不在意,或许有可能听都没听见,韩信却暗自记了很久。

某年某月某日,有人竟说君主会变没用,这仇我先记下了。

心情因此变得很差,要打一百个蓝才能好。

 

结果后来,不仅传送机制没出来,刘邦反倒越来越强。进可攻退可守,胜利了战绩颇佳,输了再不济也是个败方MVP。若是正巧赢了那人出来,还能远远地听西汉君主忿忿地骂一句带不动你们这些输出。

 

最近不是加强射手就是加强法师,刺客的日子不好过。强势的打野又越来越多,自己也不过就只有经济刷得快加上位移多这些个寥寥可数的优点,再加上出身楚河汉界,勉强算个近水楼台。

至于其他的,真没什么配得上刘邦的。

 

他对于刘邦,介于喜欢和舍不得喜欢的中间,想要拼尽全力去为他做事,又怕前进太远得不到他的目光。那人本来就是西汉君主,就连上辈子也没能触及他的内心深处,识才的恩情记了一世,藏着的心意最后也没能表达。

要是自己不努力些,还是只能重蹈覆辙。

刘邦却又不要看他努力了。

 

明明之前刘邦还很是喜欢跟他组队,做任务打个人机都要问他要不要一起,凑过来的时候耳边的紫发一撩,皮肤又白,耳垂几乎是透明的,挂着沉重坠饰,像个好看的精灵。

“因为一个人很没意思啊。”那人笑道,“重言你有空吗?”

 

眼看刘邦与自己组队的战绩就快被刷走了,尽管是场为任务而打的人机,还是叫人万分珍惜。韩信正在认真考虑将人机战绩截图保留会不会很丢人,刘邦恰巧此时问他有没有空组队。

那他自然是有空的。

怎么可能没空,没空也要有空。

 

可惜他们一前一后进的队伍,楼层随机排列,中间还是隔了个人。

韩信对此怨了很久,差点忘记看对面阵容。

 

算了,见这路人最后用了个主色调红彤彤的皮肤,就当他是个囍字吧。

 

 

 

 

 

 

05.

 

还是让韩信拿了MVP。

刘邦心灰意冷,卖队友确实不需要学,可卖韩信还是需要点挣扎。毕竟他喜欢韩信啊,卖谁都不能把心上人给卖了吧?

 

韩信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小心道:“君主为何不高兴?”

刘邦一愣,忙道:“没啊,赢了我当然高兴,你接下来还要打么?”

“我以为我打得好,君主会很开心。”

刘邦顿了一顿,玩笑似地道:“开心也是开心的啊,就怕你越来越强,喜欢你的人越来越多,有朝一日西汉都留不住你,你说我怎么办?”

“君主不仅重用我,还待我这么好,我怎么会走?”韩信道,“况且我喜欢的人是君主,自然想跟在君主身边,恨不得一辈子才好。”

 

刘邦眨一眨眼睛,看了他半晌,又轻轻叹了口气:“那你把话说清楚不就完了吗?”

韩信道:“就怕我说清楚了,君主也不信。”

刘邦沉默了好几秒,才终于又笑道:“说得也是,以后每个臣子要想证明自己忠心,都说是断袖喜欢我怎么办,总不能整个西汉都被断袖团团包围吧?”

韩信:“……”

大将军没能以身作则,真是对不起了。

 

韩信沉思片刻,道:“陈平是直的。”

刘邦:“……我知道。”

 

 

总之,既已开诚布公,刘邦的疑虑也放下了一半,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把他们重新联系起来。韩信的人气居高不下,那西汉的其余二人也得跟上才是。

“那该怎么办?”韩信问,“每打一局我都挺认真的,要我刻意让MVP我做不到。”

“没事,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迅速掉粉。”刘邦得出结论道,“重言,我们秀恩爱吧。”

韩信:“……”

 

他怀疑刘邦只是想秀恩爱。

 

 

 

 

06.

 

大多数人只知秀恩爱可憎,却不知这其实是个技术活。如何在被秀者恼怒的边缘来回试探却不遭屏蔽,让人又爱又恨,才是秀恩爱的最高境界。

 

韩信在对局里一旦认真起来,往往惜字如金,能用行动证明的事情绝不开口,也就击杀后会高傲地来一句雕虫小技,若是刻意回应刘邦,反倒乱了自身节奏。

刘邦就不同了,上起单来卖乖装惨,当了辅助嘲讽作死,要遇见熟人还免不了搭讪两句,闲来无事瞎聊天,巴不得先从心理上击溃敌人。

要他强行来撩韩信,怕是要唱独角戏,很不符合原本的目的。

言语这条路走不通,行动却也没什么好说的。韩信本就需要深入敌阵,就算刘邦每个大招都落他身上也不值得奇怪。不如说没谈恋爱前就这样,若是队友有危险,刘邦便开大去救,打团则十有八九大招给他。

其实给到谁都对团队有益,但若是刘邦大了其他队友,韩信又会有点不高兴。

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对此,张良总算给出了有效的建议:“不如在亲密度界面绑个恋人关系,如此一来一目了然,就算不刻意做什么,每一个举动在其他人眼里也都是有含义的。”

对哦。

军师真聪明。

而刘邦屈指一算,不太满意道:“这也太慢了,打一场匹配才加三点吧?”

韩信立刻警觉道:“为什么军师跟君主打一场加六点?”

张良:“……”

对不起,打扰了。

刘邦不以为然道:“亲密关系一共四个呢,让子房在死党基友闺蜜里选一个不成吗?”

张良:“……”

闺蜜就不了吧,君主。

况且韩信一定会被优先显示,一点也不想做这种自取狗粮的事。

 

张良转而提议道:“这并非判断感情好坏的唯一方式,加得少也无妨。还有一样物品可以推荐给二位,它的名字叫亲密玫瑰。”

还单押了,讲究啊,军师。

 

等两人的恋人关系昭告天下了很久,刘邦才忽然惊觉,那日张良得知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为什么一点都不奇怪呢。

顶级军师的前瞻性果然不是正常人可以比的。

 

 

 

 

 

 

07.

 

“上辈子的你啊,不是直说你带兵比我强,就是想拿功劳不肯来救我,怎么说,我还是挺生气的。”

刘邦叹了口气,笑道,“这次就别乱说话了,反正刺客比坦克战绩好才是正常的,我就不跟你争了,以后多带带我总可以吧?”

“那时候战力太强,情商方面表现不好。”韩信显然已是在反省的模样,“若是君主再遇见那种人,还是早点拉黑吧。”

“我上辈子喜欢了他一辈子,这辈子就拉黑,不太好吧?”

 

韩信望着他的眼神如黑夜一般沉寂,如黎明一般亮,像把锋利银亮的长枪,无论经历几世,也照样为他披荆斩棘。

 

这样,那就留着吧。

那个人也是喜欢了君主一辈子的。

 

 

曾经受到汉王的封,就永远记得他的好,不管有没有说给他听。

 

 

 

 

 

 

 

END.

 

陈平:???

 

你俩就互相吃醋吧……

信邦真的很初恋,你们要信我……!(


这篇文被屏了,我很不解。如果真开车也就算了,可我没有啊(。)


  103 16
评论(16)
热度(10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