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天不生韩信,野区万古如长夜。

 

[王者荣耀信邦]行有不得就问军师

好早以前就写好了,不知为什么忘记发了……

信邦我还能再嗑一万年!(




00.

 

在君主和将军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纯洁的君臣情。

不信你让他们结婚试试。

——张良亲笔。

 


 

01.

 

张良立在刘邦房门前,长久地思考起了人生。

 

刘邦约他夜晚议事,本来内心颇有拒绝之意。但想想总不能因自己的睡眠而辜负了君主的厚望,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当晚如约而至。

谁知刚走到门前,便听得房间里一阵不知名的轻微响动。

 

刘邦的声音有些模糊,却也能叫人听个大半。

“赶紧把衣服穿上啊,一会儿子房该来了。”

张良准备敲门的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另一个含糊应了声“嗯”的人,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韩信。

我是张良,我在西汉,我活得好累。

 

 

 

 

02.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张良早看出这两人在一起了,但他们却以为他不知道。

不仅如此,两人还坚定地认为他们在一起的事实会震撼到张良未经人事的心灵,于是一致决定不告诉他。

张良漠然地想,不告诉又能怎样呢,现在不也一样被震撼吗。

 

跟刘邦约好谈事的时间已经到了,为了维护自己一贯准时准点的形象,张良即使再不愿意,也得强迫自己迈出一步,敲响了门板。

门很快就开了。

韩信果然在,穿着整齐,神色自然,冲他点头示意了一下,侧身离开了。

“子房你还没来,刚好重言找我有事,我就跟他聊了两句。”刘邦笑眯眯地喊他坐,“劳你在门口等了,你应该没有早到吧?”

虽然刘邦神态自如,但张良还是从他的字里行间品出了一丝尴尬,不知究竟该不该对他说个美丽的谎言。

“君主和韩将军的关系臣已经了解了,以后若是不方便可提前告知臣,改天再来也无妨。”

刘邦似乎没料到他如此直白,颇为心虚地含糊道:“什么啊?”

张良面无表情道:“臣虽对此事不大敏锐,但五官还算健全,君主不必质疑。”

刘邦:“……”

刘邦:“子房费心了。”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能不能稍微帮我一下?”

张良问:“帮什么?”

刘邦左顾右盼,面露难色,颇有些说不出口,好半天才支支吾吾道:“就是,帮我提示一下重言啊……”

好吧,他知道要怎么个帮法了。

张良道:“让臣提示也无妨,但这种事建议还是由君主自己说,臣一个外人介入怕是不大合适。”

刘邦十分委屈:“我要说得出口还用得着来拜托你吗?”

 

怎么回事。张良想。在他印象中刘邦应该不是面子这么薄的人才对。

但他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

谁叫这两人谈个恋爱让他看得这么累呢。

 

 

 

03.

 

刘邦总算抓住了一线希望。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他暗恋韩信,韩信却不知道。

而张良明明知道,却一点助攻的意思都没有。

 

不仅如此,张良简直就是单身联盟派来的救兵。

他每回只要稍微凑近韩信,就能感受到远处军师漠然的眼神。

——别爱他,没结果,不如动身去工作。

怎么了,刘邦委屈地想,一国之君也是想要谈恋爱的嘛。

 

自己平时有意试探两句,给点暧昧的暗示,也不见韩信有丝毫反应。韩信这人虽然好养活,但却很难说话,更不见他对谁较为亲近,实在是十分难追。

既然张良承认他看出来自己暗恋韩信一事,刘邦立刻顺水推舟地求他帮忙。但求完很快就后悔了,张良是什么人啊,刘邦毫不怀疑他会对韩信面无表情地说出“君主喜欢你,你看怎么办吧”这类毫无助攻技巧的发言,怎么想都对成功没有多大用处。

 

算了,希望张良还记得早年侠肝义胆的他自己,稍微对他这个君主仗义一点吧。

 


 

04.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即使韩信忍让惯了,那也是有前提的,前提是他之后一定会百倍奉还。

如今这事却还不了,因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他喜欢刘邦,但刘邦喜欢张良。

而张良此人态度不明,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个意思。

 

他难得想了个理由来找刘邦,没来得及聊两句,刘邦便忽然想起什么来,说他一会儿还约了军师议事,字里行间都是为难,却也不肯放他走,反倒盯着他身上的伤瞧了半天,说要替他重新上药。

韩信忙说不用,但刘邦已然在他面前俯下身去,自下而上好笑地瞥了他一眼:“我关心你不是应该的吗?”

 

就算情理上拒绝,主观上也拒绝不了。

他遇见刘邦总是意志很不坚定。

 

 

次日遇见张良时,对方一本正经地叫住他,道:“韩将军,君主特意找我提示你一件事,希望你以后注意。”

见他一脸凝重,韩信不由得也严肃了起来,问:“什么事?”

张良道:“以后君主唤臣入房商议军事之前,将军若是也在,记得及时穿好衣服。”

韩信:“……”

 

???

什么东西啊?

韩信一时竟不知是什么心情:“君主为何特地找你来提示我这个?”

“因为君主自己不好意思说。”张良看上去也挺无奈的,“我作为一介外人,原本不便参与,但君主实在面子薄,只好由我代为传话。”

 

这又是何解?

难道军师虽心里清楚君主对他有好感,但对君主只有君臣之情,实在无法回应。同时又无意间得知了自己对刘邦的心意,因此打算撮合他们?

如此看来,军师可真是个好人。

他看张良的眼神立刻从看情敌转变为看助攻,一下子善意了许多。

 

“我以后会注意。另请军师替我转告君主,就说昨晚的事情谢谢他。”

张良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儿,终究点头答应道:“可以是可以。希望将军同君主好好相处,你们若是感情好,我就放心了。”

韩信也放心了。

 

军师,真好使。

 

 

 

05.

 

次日,没等张良汇报,刘邦就主动拉住他问道:“你同他说了没,重言什么反应?”

张良据实相告:“韩将军说他知道了,另请我转告君主,昨天的事情谢谢您。”

刘邦难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你怎么同他说的?”

张良不明所以地推了推眼镜:“直说。”

刘邦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艰难道:“你不会因为太突兀,把他给吓到了吧。”

……所以说这种事为什么要如此重视。

张良只好道:“我一时想不到什么委婉的说法,若是误了君主的事……”

“他怎么会是这个反应呢?”刘邦心灰意冷,“子房,你说我是不是没戏了?”

 

这两个人该不会吵架了吧。

张良不禁严肃了起来,那他们有事不肯自己说,找他转述的举动也说得通了。

“君主和韩将军的感情大家有目共睹,只是他碍于自尊,难以开口,又比君主能忍耐,君主也只能主动些了。”

毕竟是刘邦,这点区别待遇还是有的。要是跟对别人一样睚眦必报,那这个心上人也算是白当了。

 

刘邦为难得不得了:“我还要怎么个主动法嘛……”

张良只得继续劝慰:“爱情总是要彼此担待,君主一向善解人意,韩将军又擅忍让,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迎刃而解的呢。”

刘邦却仿佛没听懂似的,发了一个茫然的单音节:“啊?”

 

……助攻真的好难。

这两个人有事不能自己说,偏喊他传话传上瘾。感情遇到问题不要一个两个都来找他,行有不得反求一下诸己可好?

没等张良想出拒绝之词,便见到韩信的身影出现在过道尽头,脸色似乎还不大好看。

感觉到身旁的刘邦呼吸一窒,张良立即告退,临走时回望一眼,感慨万千。

看你们自由恋爱得这么开心,还要小吵一架什么的,我都觉得西汉生活变得多姿多彩了呢。

 

 

 

 

06.

 

刘邦:???

早年侠肝义胆的张子房呢?

 

 

 

 

 

07.

 

韩信感到被背叛了。

说好的撮合我和君主呢,为什么他只是刚好经过个走廊,就又见到这两人拉拉扯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刘邦一会儿满面愁容,一会儿忽地又双眼一亮,好看得不得了。

 

虽然当时被几句敷衍过去,还是让人十分难以释怀。

找情敌来助攻真的靠谱吗。

追人真的好难。

 

当晚刘邦总算主动唤他,还没来得及高兴,说不了两句又提到了张良。

“子房精通言灵之术,常见他预测未来的风暴什么的……”西汉君主小心道,“今天我听他说,我们之间的爱情会出现问题,要彼此担待。”

韩信明显愣了一下。

刘邦继续道:“他该不会是说我们将来会在一起吧。”

 

这个结论大出韩信所料,心中关于“刘邦一天究竟找多少次张良”的忿忿不平迅速被“军师预测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夺目光辉掩盖了,忙问:“那是多久以后的将来?”

说完才发现自己反应太急切,见刘邦怔怔地看着他,立刻正色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既然未来无法改变,我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刘邦眸光似乎闪烁了一下:“你可以接受和我在一起?”

他当然没什么好拒绝的,就怕刘邦忽然跟一句“但是我不能接受”,那不就尴尬了吗。

 

见他沉默不语,刘邦撒娇一般缓声道:“到底愿不愿意啊?”

怎么会不愿意。

“我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将来,你要是愿意的话……”刘邦眨了眨眼睛,“你要是愿意就现在吧。”

 

韩信断断续续亲上来的时候刘邦还有话想说,指尖象征性地抵了一下那人双唇,眼角弯起一点笑意:“但你可要准备好,预言都说了会出现问题嘛。”

韩信认真道:“除非君主移情别恋,不然没有其他问题。”

刘邦失笑:“我移情别恋之前,也得考虑下你是什么样的人啊。”

“有仇必报?”

“我是说帅。”

 

 

 

08.

 

在张良眼中,这两人不过是因什么小事起了争执,不出两三天就恢复了亲密,甚至更为如胶似漆,令人倍感欣慰,一切皆大欢喜。

而刘邦从此再未叫过他八点以后入房议事,得以天天早睡,内心真是十分愉快。

 

 


 

END.

 

 

军师真是思想超前,连信邦都还没落实信邦的时候他就已经吃信邦了(咦)

这世间真是有很多美丽的误会啊(



  93 5
评论(5)
热度(93)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