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来战

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 比不上内心向往的地方

人活着就是为了韩重言。

现充了,偶尔打游戏,随缘更新。

 

[黄别/喻王]二十一世纪的万圣节

黄别 喻王

一个接地气的万圣节paro

云凛爸爸给我的人设太坑了,我拒绝拿它来当万圣贺!

万圣节快乐!


 

00.

 

笑一笑吧。

虽然糖是临时买的,我们也才刚刚认识。

 

 

 

 

01.

 

徐景熙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刘小别正在上晚自习。楼内灯火通明,窗外是静默的夜,没有星星,也没有飞鸟,月亮半圆不圆挂在上边,投下来的光润泽柔和。

刘小别瞄了眼来电显示,他原本就坐最后一排最末端的位置,一弯腰一偏身就能从后门里溜出去,没带一点声响。

 

“别哥,一个不知道什么社团跑过来占了我们的地方,说要搬万圣节party。”徐景熙那边吵杂得很,勉强才听见他的声音,“什么?哦,国际交流社。话说这是个什么社团啊……”

“不认识。”刘小别干脆道,“他们跟谁借的地方?”

“不清楚。”徐景熙说,“好像是门卫大爷。”

刘小别:“……”

“小远还在上晚课,不能去打扰他吧。”徐景熙无奈道,“点算啊……”*

刘小别抬头看了眼第一排昏昏欲睡的签到负责人。

“我马上过来。”他说。

 

 

 

 

偌大的房间外挂着一排南瓜灯,窸窸窣窣的有谁经过,黄澄澄的灯光照不出影子。

 

“这么热闹。”喻文州欣然道,“我们现在要是混进去,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专心找人。”王杰希叹一口气,“他今天的运势实在太不稳定了。”

 

 

 

 

 

 

02.

 

“他还好么?”

“没有死。你想救他?”

“不能连累无辜的人。”

“建议你还是别出手了。”

 

漆黑披风的吸血鬼说,你知道的,我有个朋友,对于抓住这种机会,他很擅长。

 

 

 

刘小别刚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昏暗一片,光线疏薄景物难辨,让他不得不多眨了两下眼睛。

“哎你醒了?那你睡得也不算久啊,说你起死回生你肯定不信,放心,只是昏过去而已啦。”

刘小别警觉地盯着他。莫名其妙处于非常陌生的地点总是需要警惕一点的。

“你是谁?”

“那什么,其实我不该回答你的问题,看在你人生地不熟,勉强允许你问一个好了,我嘛……”

“停!”

对方硬生生被他打断,抬手摸了摸鼻尖。刘小别注意到他指甲又尖又长不似人类骨骼,瞳孔黑幽幽的,犬齿一笑就特别明显。

“我要换问题。”刘小别说,“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了。”

“咦?”

刘小别问:“我手机在哪?”

黄少天:“……”

 

 

 

 

眼睛很快就熟悉了黑暗的环境,偌大一个房间没有看见一张床,他方才是从沙发上起来的,而对方索性光明正大坐在地毯上,跟他相距不到十米。

 

“在那边桌上。”黄少天明显对这个问题很不感兴趣,语气硬邦邦的,话都变少了,“都没电了,你确定你还要用?”

刘小别过去翻了翻,把手机拿出来按按屏幕,果然没电。

“我出门带了移动电源。”他转过头,肯定道,“东西呢?”

 

黄少天眼睛一下子亮了。

“我刚刚都说了吧,你只能问一个问题。怎么不知道好好珍惜机会呀年轻人。”

 

“……那你是谁?”

“嘿嘿,这才对嘛。”

 

 

 

黄少天是个狼人。

 

满月之夜是狼人出没的主要时间,绝大多数的他们都拥有尖齿利爪和一颗杀戮之心。黄少天前者有余后者不足,自称和平爱好者,从不参与大大小小打架斗殴撕逼事件。吸血鬼于他们而言是夙敌,但黄少天曾经在跟一个血族大战几百回合之后,莫名其妙与之形成忘年之交,并达成了一种巧妙的共识关系。

 

“忘年什么鬼。”

“他两千多岁我才几百岁啊。”黄少天强调,“顺便,我拒绝承认我们狼人平均寿命五十岁,我拒绝!”

刘小别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好吧,以上情节都是我瞎编的。”黄少天说,“你不会信了吧?”

“怎么可能。”刘小别说,“那么扯。”

“哎,不过有个吸血鬼是我老朋友那句是真的。”黄少天敲敲脑袋,“他地位好像还蛮高的啊,以后要是有吸血鬼找你麻烦,我说不定还能救你一下哦。”

刘小别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要不我先谢谢你?”

“这个就不用啦。那么,你真不怕我?”

“有什么好怕的。”

 

他这么坦然反而有点奇怪,黄少天心想自己还没遇见过胆子这么大的人类:“那我顺便问你一句,刚刚的事你还记得什么吗?”

刘小别说:“记得一点。”

 

其实他啥都记不得了。

 

 

 

 

 

 

03.

 

想当初,吸血鬼喻文州和巫师王杰希在一起了之后,过了很久很久,黄少天才知道。

 

“喻文州?!”黄少天大惊失色,“你是gay?”

“是啊。”喻文州点点头,“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我把全血族的姑娘都让给你把了。”

“不。”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没缓过来,“我并不想把你们血族的妹子,一点也不想。”

喻文州想了想,善解人意道:“那你想找你同族的话,我也……”

“那我更不想,完全不想好么!”

 

 

 

自从喻文州跟王杰希在一块儿之后,黄少天想找对象的心思越来越强烈了。

 

喻文州说:“别急,缘分会有的。”

“我都单身五百多年了!”

“没事,我单身两千多年了。”喻文州安慰道,“虽然现在那种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万一我两千多岁的时候依然单身怎么办!”

喻文州想了想,说:“首先,你要能活到那时候……”

黄少天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我就求你一件事,你让王杰希祝我脱团行不行,都说他预言可准了!我ball ball你们!”

“没问题。”喻文州的回答充满了友爱与温情,“不过,杰希最近想换副塔罗牌了,为了表达你的诚意,帮我把购物车清一下吧。”

黄少天:“……………………”

黄少天:“狼人很穷的!文州!”

喻文州:“不慌,我知道你还有钱谈恋爱。”

 

俗话说,异界有真情,异界有真爱,不久后喻文州便风度翩翩地捎来消息:“少天,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黄少天说,“不,算了,反正你也会先说那个坏的。”

“是啊。”喻文州欣然道,“坏消息就是,万圣节那天你的运势十分不稳,似乎会有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由于无法确定好坏,我和杰希都建议你尽量避免出门。”

“哦。”黄少天兴趣缺缺,“那好的呢?”

“你会在同一天脱团。”

“我要出门。”黄少天当机立断,“靠,十个你俩也别想拦住我!”

“不拦你。”喻文州诚恳道,“吾友,我为你感到由衷的高兴。”

“……”

他觉得喻文州自从恋爱之后就越来越不正常了。

 

 

 

满月之夜才能化人形这种玄学对黄少天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作为一个高阶狼人,他并非不能在万圣夜当晚混进人群里玩。但因为王杰希的预言模糊至极,时间地点都没说,他只好决定暂时到处乱晃,找热闹的地方凑点热闹。

然后他就出门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也出门了。

他们都对人类没有太多好感,但始终怀抱着兴趣。像万圣节这种节日,隐藏装扮都省了,顶多因颜值较高被某些姑娘小伙儿求集邮,这个时候只要婉言拒绝就好,并不需要说太多。

 

相比之下刘小别的出行太过无奈,要不是这点破事儿,他今晚本该在教室里安安分分写完高数。他其实也不是多擅长调解的人,开口还有点不客气,随便找了个在场的人就问:“你们负责人是哪位?”

对方说:“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我不是这边的人。”

刘小别说:“那你来凑什么热闹?”

对方说:“我就是来凑热闹啊不可以吗?”

没想到话音刚落,场地突然灯光全灭,人群立刻乱了起来,再亮起来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天知道,他当时一个随便,怎么就随便找到了黄少天。

 

 

 

04.

 

“文州啊文州,帮我买盒糖,快快快!”

“我是王杰希。”对方沉稳道,“你要什么糖?”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好吧你也一样我不介意,快,随便什么糖,逼格高一点就好!”

“我对这座大学也不太熟。”王杰希说,“要不我把地图发给你,你自己去小卖部找找吧。你还在学校里面么?”

“不在!”黄少天烦躁道,“哎呀我现在就是不好出门,万一我走了他就跑了怎么办?”

“你说谁?”

“没什么我先挂了啊万圣节快乐顺便跟文州也说一声!”

 

王杰希觉得自己又预料到了什么。

 

 

 

黄少天在这边暗戳戳讲电话,刘小别在另一边晃着腿给手机充电。

他终于找到了他的移动电源,在沙发底下。

 

“今天要结束啦,刘小别。”黄少天过来揉揉他的脑袋,“你回去吧,外套穿上,路上小心,遇上点什么我可没法保你哦我跟你讲,这个点最不安全了。没给你糖真不好意思,其实不应该是你给我吗?都这个时代了狼人谋个生也是很不容易——”

刘小别听得烦:“我又不是小姑娘。”

“嗯?什么?”

“我……我再留一会儿。”

刘小别说,反正过不过午夜也没差吧。

 

“不是,你别留啊,靠,你一留下,我又想说了。”

“你想说什么?”

 

 

他为什么会喜欢人类呢。

 

 

 

“……你为什么没有消失?”

“我为什么会消失?”黄少天奇怪道,“我有说吗?我有跟你说我过了午夜就会消失?我又不是灰姑娘好吗?”

“哦。”刘小别面无表情,“那你还那么多话,让我觉得你马上就挂了我俩再也见不到了。”

“……操。隔界如隔山啊我下次来人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一个人类懂点情怀好吗我都说喜欢你了!”

“你慢点煽情。”刘小别突然打断了他,眼神奇怪,绝对不是被感动了。

 

“谁说我是人类了?”

 

 

 

 

 

05.

 

刘小别是一只黑猫。

不是街边翻找小鱼干的野猫,而是作为女王专宠的,或者女巫肩膀上的,有灵气的那种猫妖。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并没有什么区别。

 

 

“操,你怎么这么身轻如燕。”袁柏清说,“敢等一下你兄弟吗?”

 

刘小别上一层楼梯只需要两步,甩开他一大段儿。

“我要不喊你,万圣夜就这么被你睡过去了。”

他和徐景熙打完电话,敏捷地重新溜回教室,实力拍醒了旁边已经睡着的袁柏清。说来他这个幽灵同伴也是很谜,同类们天天印堂发黑面色阴沉,就他一个热血沸腾蹦蹦跳跳,其实心脏早百儿八年就不跳了。

袁柏清略显狼狈地跨过一地南瓜灯,在一帮奇装异服斗篷尖帽脸上还画着伤妆的人里显得无比正常也无比简陋。

“这帮人真的假的啊……”

“废话,假的。”刘小别说。

他们俩都看见了不远处在寒风中冻得哆哆嗦嗦的黑天使徐景熙。

 

三百六十五天里,也就这一天敢在午夜之前变回真身跑出来玩,结果刚一来场地,就发现被占了,心里阴影程度估计都超过了头上的一片黑。

“我们这些真材实料的都还没动静呢,他们这帮假冒伪劣的居然这么大架势。”徐景熙小声冲他们吐槽,“先不说这场地是我们的,他们东西都摆好了人都入场了,总不好赶出去吧……”

袁柏清和刘小别异口同声:“为什么不能?”

徐景熙:“……”

 

 

袁柏清说:“不要怂,撸袖子直接干!”

刘小别说:“你哪来的袖子?”

“……”

刘小别说:“放着我来。”

 

 

于是刘小别随便抓了个人来问,问了两句,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靠。狼人。

真的。

刘小别的第一反应就是炸毛,好在他立刻忍住了。

反正他现在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类,刚好场地出了点什么问题,装晕算了。管你有没有看出来,最好快点走。

谁知道他昨天半夜赶论文赶得有点儿晚,白天又没补觉,这会儿一躺平,居然睡着了。

 

 

据黄少天之后的说法,是这样的。

“靠,我还以为房子要塌啊,谁知道你们现在这么流行官方给惊喜,惊后才是喜啊!”

“然后你就这样把无辜路人带走了是么。”刘小别眼神复杂,“你那会儿还觉得我是个无辜路人。”

 

 

黄少天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目瞪口呆。

原本他是可以凭气味判断的,但关键是当时完全没往那方面想。

“那你混进人类的学校干什么?我好替你的同学感到担忧啊!”

刘小别翻翻白眼。

“好玩。我愿意。你管得着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急急急——爪子收回去啦。”

他们的力气当然没法比,资历也没法比,黄少天五百多岁刘小别顶多两百出头,要真打是一定打不过的。

 

“要不要作个契约啊,以后哥哥罩着你。”

“……有什么卵用?”

“不要拆穿我嘛。”黄少天笑嘻嘻道,“找个借口亲你啦。”

 

 

 

 

06.

 

黄少天脱团以后,喻王两人表示了相当程度的祝贺。

 

“有兴趣加入我们异能力心脏联盟么?”喻文州善意道,“没有天赋也可以培养的,未成年人我们同样欢迎。”

“他成年了好么!!”黄少天大喊,“求你不要带坏他,我家小别心可干净!”

“小别?”王杰希突然出声,看上去若有所思,“黑头发黑眼睛总是戴着耳机出门的?”

“……你怎么知道。”黄少天有不好的预感,“你不要告诉我你认识他!那你怎么不说?”

“没什么。”王杰希忽而一笑,十分具有深意,“他挺好的,你加油。”

 

黄少天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之后喻文州问:“你认识?”

王杰希说:“前两年见过几回,我问他进不进微草,他答应了,但是对巫术没什么兴趣,就一直没怎么教他。说起来也不常见面,刚刚我还没认出他来。”

“噗。你脸盲的症状好像是该治治了。”

“嗯?”王杰希说,“不碍事,我不会认错你。”

 

 

“可惜了,没吓到人。”喻文州说,“我这血可是真的呀。”

他唇角一片凄凄惨惨的红,像干掉的血迹,猛地一看真挺吓人,但比起那个脸上涂满白色颜料扮演惨白僵尸的哥们儿绝对好得多了。

王杰希说:“今天这个日子,你这样打扮也算常见吧。大家都有心理准备。”

“也对。”

喻文州搂了搂他的肩膀,亲了一下王杰希的脸颊。

然后他听见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

“唉。”对方说,“有点渴。”

 

 

 

 

 

07.

 

“下次万圣节也一起出来吧。”喻文州说,“挺有收获的。”

王杰希问:“只有万圣节么?”

 

 

 

 

 

 

END.

 

 

 

 

 

番外:

 

 

“唉哟我操,刘小别,你刚刚一下子不见,吓死我了!没事吧你,你脱战了?”

“……我脱团了。”

 

 

 

 

真END.

 

 

 

 

黑猫别哥,敏捷程度一顶十,转眼就能没影。

追别人要钱,追他要命 

 

 

万圣节在环球港约的很开心,爱你们!

 

 

*点算:粤语中“怎么办啊”的意思。私设一急就开始说家乡话的徐惊喜儿(


  348 13
评论(13)
热度(348)

© 隔壁来战 | Powered by LOFTER